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來自智利的野性靈魂開瓶之前

二十多年來,擁有全球最佳自然環境的智利,其葡萄酒業已成功釀製許多世界級的高品質葡萄酒,從最早的波爾多混調紅酒和夏多內白酒,晚近則有希哈(Syrah)、黑皮諾以及智利專門獨家的卡門內爾(Carménère)紅酒。

這些智利最具代表的葡萄酒風格都相當國際化,因為國內市場小,這些酒都是專門為了出口到全球主流市場所設計釀造的。智利雖然偏處遙遠的南美洲,但要認識理解當地出產的葡萄酒,即使是在葡萄酒文化僅數十年歷史的台灣,都沒有太多文化上的障礙。

搭上全球化的便車,智利葡萄酒在商業上也許相當成功,但卻也最常被認為缺少靈魂,很難從葡萄酒裡嗅聞出屬於智利的在地文化。這對一個有五百年釀酒歷史的產國,確實相當可惜。但其實,在智利現代化酒業尚未觸及的晦暗處,卻仍藏著許多珍貴的寶藏。

在聖地牙哥南邊的莫萊谷(Valle del Maule) 產區,仍有一些小村老農以古法種植巴伊斯(País)老樹,例如這瓶二○一八年的「Pipeño, Coronel del Maule」,即是由八十六歲的葡萄農Sergio Perez以Coronel del Maule村裡的一・五公頃巴伊斯葡萄所釀成,多花崗岩砂的園中最老的已三百五十年,最年輕的也已兩百五十年。

這些古園原是用來釀造一種稱為Pipeño的粗獷葡萄酒,採收、去梗、擠汁全靠手工簡單釀造,通常完全無添加,新釀成即可飲用,沒有經過熟成培養,酒色混濁不透明,因氧化程度高常為褐棕色,也帶氧化系的酒香,是智利農家日常佐餐的飲料,也常被視為不符國際標準的粗劣酒種,不僅不見容於外銷市場,在智利國內也幾乎被工業化釀造的平價酒取代而不復見。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