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七彩布裙

嘎兆拿起竹竿,向天神誠心的祈禱,說:「請給我躍過溪谷的勇氣吧!」此時,天神似乎聽見了嘎兆的祈求,在他撐起竹竿,越過溪谷的那一瞬間,一道五彩光芒照亮了整個山谷,映在嘎兆的身上,他覺得有一股力量將他彈了起來,讓他躍過溪谷。眾人看到這個情景,高聲歡呼。

很久以前,阿美族部落裡有個名叫巴奈(Panay)的美女,部落裡的每個男子都很喜歡巴奈,都想要跟她結婚,於是,頭目提議用「比武招親」的方法,比賽最後的勝利者,就可以娶巴奈當妻子。

經過好幾回合的比賽,許多人都被淘汰了,其中一個被淘汰的勇士還難過得大哭,撿起一塊巨石,扔向山谷,巨石就變成今天舞鶴的掃叭石柱;另一個人也氣得撿起一塊石餅往花蓮扔,最後落在今天花蓮機場附近的北埔山壁上。

最後,有兩位選手進入總決賽。一位叫嘎兆(Kacaw),他的個性溫文有禮,但是沉默寡言;另一位叫古拉斯(Kolas),他的性情剛烈,但是古道熱腸。兩個人都是很優秀的青年勇士,也是族人們心中理想的未來頭目人選。

兩人進行了賽跑、射箭、歌舞等比賽,但都打成平手,分不出勝負。最後,聰明的頭目選定今天花蓮蕃薯寮的一個險峻的溪口峽谷,說:「誰能用撐竿跳的方式越過這深澗溪谷,誰就是巴奈的新郎。

古拉斯心想:「這麼危險的溪谷是不可能有人能跳得過去的,不如讓嘎兆先跳,他跳不過去而掉進溪谷的話,我就可以跟巴奈結婚了。」於是,古拉斯就假裝肚子痛,請頭目讓嘎兆先跳。

老實的嘎兆拿起竹竿,向天神誠心的祈禱,說:「請給我躍過溪谷的勇氣吧!」此時,天神似乎聽見了嘎兆的祈求,在他撐起竹竿,越過溪谷的那一瞬間,一道五彩光芒照亮了整個山谷,映在嘎兆的身上,他覺得有一股力量將他彈了起來,讓他躍過溪谷。眾人看到這個情景,高聲歡呼。連古拉斯都佩服嘎兆的勇氣,為自己的行為感到羞愧不已。

頭目宣布嘎兆贏得了勝利,可以跟巴奈結婚。嘎兆跟巴奈說:「天神可能是聽到了我的祈求,所以幫助我躍過溪谷。為了感謝天神,請妳幫我做一件七彩的布裙吧!」巴奈日夜趕工,終於在結婚前夕完成了彩虹般的七彩布裙讓嘎兆穿上。這布裙實在是太漂亮了,所以後來整個部落的男子都開始穿這樣的布裙,而嘎兆也成了部落的頭目。

口述者與繪者簡介

口述者
陳金龍
族名:Ofad Kacaw
族別:阿美族
現職:族語保存及族語教學

繪者
林夢婷
學歷:景文科技大學
現職:美術編輯


※原文出自《臺灣原YOUNG雙月刊》No.64期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