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得陸.鳩浙恩澇:不要害怕犯錯部落是最好的學習場所

排灣族青年得陸.鳩浙恩澇,擁有藝術創作者、表演者、舞蹈老師等多重身分。就讀研究所時期,他便開始參與部落田野調查,選擇放棄學業、返回家鄉,全心投入部落文化教育與藝術推廣。

屏東來義鄉文樂部落早期有一支原住民文化隊,經常受邀至九族文化村或三地門文化園區等地,表演排灣族傳統樂舞。「到外面去表演是很風光的一件事,出發之前,族人會放鞭炮給予祝福,同時嚇跑不好的惡靈。」生長在屏東來義鄉文樂部落的得陸.鳩浙恩澇,至今仍清晰記得當時場景。

得陸.鳩浙恩澇

族別:排灣族
部落:文樂部落



得陸.鳩浙恩澇的奶奶和外婆也是文化隊成員之一,每當這群長輩練舞的時候,他總喜歡在一旁玩耍、觀看;從小耳濡目染,對於排灣族的傳統樂舞漸漸地產生興趣。

上小學後,得陸.鳩浙恩澇開始參加樂舞班,而且愈來愈喜歡這項傳統文化。到了國中、高中時期,仍持續學習傳統樂舞。在就讀臺灣體育運動大學舞蹈系時期,開始接觸芭蕾、現代及傳統等不同領域舞蹈,累積更多專業技藝。

芋下生活藝術祭 讓族人訴說部落故事

約莫10年前,得陸.鳩浙恩澇正在就讀研究所時,當時正是部落青年意識覺醒的時代,許多原住民族青年陸續返回部落協助文化保存、文化復興的工作。得陸.鳩浙恩澇的家族也在部落成立「屏東縣來義鄉鳩浙恩澇文教協會」,期許為原住民族的傳統文化盡一份心力。「如果傳統文化消失了,有誰能把它救回來呢?」聽到家人這麼說,他毅然決然中斷研究所學業,回到部落與家人一起從事原住民族文化藝術復興工作。

回到部落之後,得陸.鳩浙恩澇跟著協會一起從事部落田野調查,並嘗試以不同方式呈現部落的故事。「文樂部落是一個很早接觸漢人文化的部落,因此希望透過藝術祭的活動,讓更多族人及青少年提升自身文化價值與部落過去存在的意義。」2017年,得陸.鳩浙恩澇策劃「芋下生活藝術祭」,以部落生活文化村的概念,透過導覽、結合樂舞、祭典祭儀、工藝、農耕等規劃,讓更多人重新認識部落文化。

首次藝術祭以「共生夢土」為主題,在部落導覽路線上,安排遊客到部落宗長家中,聽聽排灣族的傳統歌謠和故事,體驗部落生活方式,藉由這些活動講述部落的遷移史。第一場藝術祭相當成功,許多族人開始詢問得陸.鳩浙恩澇,何時可以來我家聽故事呢?「芋下生活藝術祭」每年都以不同的主題訴說部落的故事,藉由工藝、表演藝術等方式,展現排灣族多元文化魅力。

得陸.鳩浙恩澇:不要害怕犯錯

透過田野調查,得陸.鳩浙恩澇獲得許多樂舞創作靈感,細膩地詮釋全新的文化創意意識。


田調獲得創作養分 藝術開啟族群交流

而部落也激發許多得陸.鳩浙恩澇的創作靈感。近10年來,他已經創作了《看守部落的眼睛》、《Galju1看路》、《卑劣的捕獸夾》、《lamaljeng2它們看上去不夠老》等十餘部樂舞作品。得陸.鳩浙恩澇以部落生活經驗為靈感所作的作品,是他看見部落的文化藝術,隨著時間和環境改變而有很多創新,因此希望透過作品傳達更多創意意識。

《卑劣的捕獸夾》和《lamaljeng它們看上去不夠老》演出結束後所舉辦的座談會,獲得相當熱烈的回響。得陸.鳩浙恩澇認為那是一次非常棒的交流經驗,部落青年實際參與之後,會看見不同形式的藝術表演方式,彼此產生共鳴與新的想法;他人則可從觀眾的角度認識原住民族的文化與藝術之美,開啟不同的視野。2020年開始,他更讓「芋下生活藝術祭」從部落移師到屏東市區,希望族人走出部落和外界接觸與對話,藉由藝術碰撞出更多燦爛的火花。

傳統與創新的平衡 生活中落實藝術文化

募款籌措演出經費時,有時會遭受質疑的眼光與聲浪。在創新過程中,偶爾也會不小心觸犯部落傳統禁忌而遭受責罵。但得陸.鳩浙恩澇都把它視為一種磨練和養分。「能在部落從事創作工作,是非常幸福的一件事情。」在得陸.鳩浙恩澇推動下,如今已有豐碩的成果展現,而且有愈來愈多青年陸續加入行列。

「不要害怕犯錯,部落是充滿包容的地方。」得陸.鳩浙恩澇說,當初剛回到部落時,給自己設限太多,常常感到害怕,也不敢面對部落耆老,深怕一不小心就說錯話,或犯下錯誤。有一天,他鼓起勇氣去拜訪一位耆老,想要了解並記錄關於排灣族的「ai─yanga感歎詞」。訪談的過程中,老人從感嘆詞聊到食衣住行和生老病死,而且非常肯定得陸.鳩浙恩澇所做的事情。這樣的經驗也讓得陸.鳩浙恩澇從中找到自信,以及對部落的熱情。

「如果你因為害怕而停下腳步,就永遠也不會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勇敢地往前走,就算犯錯也沒關係,你一定可以從部落裡找到正確的答案。」得陸.鳩浙恩澇鼓勵每一位青少年。現在的他,持續透過創作以及文化教育推廣工作,與部落共生共好。今年更計劃連結鄰近的9個部落,一起投入文化藝術活動,讓更多人看見部落的多種樣貌,讓藝術落實在部落日常中。

族語小辭典

1.galju,排灣語,意慢慢。

2.lamaljeng,排灣語,意耆老、老人。


※原文出自《臺灣原YOUNG雙月刊》No.90期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