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渲染》傳唱古老排灣族歌謠桑梅絹用歌聲訴說女人心事

從小聽著部落的長者吟唱古調,耳濡目染之下,桑梅絹學會好多首傳統歌謠。她把其中一首排灣族古調改編成《渲染》,唱出一個關於女人的成長故事。

桑梅絹是一位排灣族曲傳唱者,她的歌聲總能觸動聽眾心靈的最深處。長年在部落傳唱耆老教授的古調之外,她還從事音樂藝術傳承工作,更擔任多所學校的傳統歌謠指導老師。「說族語、唱古調,就是我的生活。」桑梅絹期待原住民族青少年能夠喜歡自己的傳統音樂,並用心學習歌謠,繼續傳承下去。

桑梅絹Seredau

族 別:排灣族
出生地:屏東三地門扎瓦歌部落
得獎紀錄:第二十九屆金曲獎最佳原住民語歌手獎



改編排灣族古調 唱出喜樂悲歡

桑梅絹是家中的老么,和媽媽的感情非常親密,小時候,媽媽總會在睡覺前唱古調給她聽。回想起跟著爸媽到山上採收樹豆和生薑的時候,媽媽總愛唱《渲染》的古調原曲。曲折婉轉的調子,歌裡頌讚著「美好」。桑梅絹的媽媽在疲憊的時候,就會想起這首歌,唱著唱著也就不覺得生活那麼辛苦了。

Seredau,是媽媽為桑梅絹取的族名,意思是「渲染」。桑梅絹把媽媽愛唱的那一首古調改編成以她為名的歌,唱出自己的故事。《渲染》的歌詞描繪一個不識愁滋味的花漾少女走進婚姻之後,開始嘗盡現實生活中的種種無奈與艱辛。「這半生由甜到苦的百般味道,我總算領略一二,然後學會接受失敗、懂得原諒,在磨難中領受愛。」桑梅絹說,懂了這一切以後,其實也是一種美好。

《渲染》傳唱古老排灣族歌謠

不讓祖先的音樂 在現代消失

從小到大都不曾離開部落的桑梅絹,年輕時候為了生活暫別家鄉。多年後她重新回到部落,發現部落變了、傳統的歌謠也逐漸消失。在部落的祭典上,桑梅絹擔任領唱人,唱著《勇士歌》。部落的老人邊聽邊掉眼淚,演唱結束後,老人緊緊地抱著她。「勇士歌只能由真正的勇士領唱,但是部落已經沒有人會唱這首古調了。」老人家的淚水夾雜著對原住民族傳統民謠和文化消失的擔憂,桑梅絹後來終於明白,眼淚與擁抱的意義。

數百年以來,原住民族祖先用歌謠傳唱著關於土地、河川的故事,表達生活中的喜、怒、哀、樂。「如果沒了音樂,我們要如何訴說部落的故事呢?」於是桑梅絹開始在學校教小朋友唱古調,希望能留住排灣族的傳統音樂。看見部落的孩子能唱出傳統歌謠時,內心充滿喜悅和感動。「傳唱排灣族古調,是我一直想做的事。」桑梅絹說,不讓祖先的音樂消失在現代,是一種責任、也是使命。

族語小辭典

tangidangida 過去某個時光
造句
kavalanga tangidangida
懷念過去某個時光。

avan 是
造句
avan aicu a kuljinai ?
你的雨具是這一支嗎?

※原文出自《臺灣原YOUNG雙月刊》No.76期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