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自由探索世界的青春閱讀瓦歷斯˙諾幹推薦好書

山林就像一本大書,眼睛遠眺、耳朵聆聽、雙腳在泥土上奔跑,開啟瓦歷斯˙諾幹童年遼闊的視野,也造就這位文學大作家,優游各種類型寫作,揮灑無窮的想像。

「撿到傳單、交給老師,就會有獎金。所以大家都奮不顧身去搶!」瓦歷斯笑談自己還是戒嚴時代的小學生活,從對岸飄來的淡黃色氣球裡,有著共產主義的文宣傳單,在沒什麼課外書的年代,禁忌的傳單成了他的另類閱讀。午休時間,到田裡抓蚱蜢給老師養鬥雞、看鬥雞比賽,就像閱讀自然生態書;課間學校播放古典音樂,像是天天熟讀樂譜書。打開五感去閱讀,小學生活每天都有新鮮事。

瓦歷斯˙諾幹

族名:Walis˙Nokan
族別:泰雅族
出生地:臺中縣和平鄉自由村雙崎部落
學歷:省立臺中師專
著作:《伊能再踏查》、《瓦歷斯微小說》、《七日讀》等。
學歷:2011年〈小詩學堂〉組詩獲吳濁流文學新詩獎、聯合報散文評審首獎。

離開部落讀國中,瓦歷斯遭遇族群歧視的問題,他不是選擇暴力反抗,而是默默地躲進書堆,遠離紛擾。《世界奇觀》、《神祕的百慕達三角洲》、《阿拉伯的勞倫斯》等冒險類的書,大大的滿足了他的心。師專時期,依舊繼續攻略圖書館,且開始接觸文藝刊物、嘗試投稿;有空檔就到書店吹冷氣、讀武俠小說,不僅從金庸、古龍的筆法去學習了寫作風格,更影響瓦歷斯想一圓武俠創作的夢!

結合自己的成長經驗和歐美開放的教育方式,瓦歷斯推廣「自由寫作」不遺餘力,透過孩子的眼光、感受去自由表達,不必拘泥起承轉合,不講究政策實效。「愛閱讀不等於會寫作,但是愛寫作一定會愛閱讀。」當孩子們想知道更多時,就會主動找資料閱讀,不正是一種翻轉教育嗎!

瓦歷斯˙諾幹精心挑選《瓦歷斯微小說》、《七日讀》兩本好書,希望引領青春孩子入門自由創作的豐富可能,更懂得關懷世界、思索生命的價值。

自由探索世界的青春閱讀

《瓦歷斯微小說》

作者:瓦歷斯˙諾幹

「不同於金庸鉅細靡遺的描寫,古龍的武俠小說,文字簡練、場景變化快速,讀起來格外有張力。而且每1,000至1,500個字就會埋下一個疑團、一個讓讀者預期的梗,這種留下懸念的小說寫法,很吊人胃口,也是引人入勝的關鍵。」瓦歷斯解釋,當年武俠小說在報紙副刊連載,每天的篇幅就是1,000多個字,因為有懸念,所以讀者天天等著讀副刊,人氣不墜。

《瓦歷斯微小說》收錄130篇的微小說,篇幅恰恰與連載小說相似,每篇1,500至2,000個字,具備情節、布局等完整結構的小說篇章,具有微(篇幅微小)、新(立意新穎)、密(結構嚴密)、奇(結局新奇巧妙)等特色。

這些微小說,也像是承接了古龍小說的寫作風格,敘事緊湊、語詞簡練,短短幾百字就鋪陳一則故事,其中甚至還有引申的寓意及諷刺。作品以詩、散文為主的瓦歷斯,濃縮精製般地創作小說,非常用心地營造每個情節,充滿文學的趣味,也反映出作者對於社會、歷史與生活閃現的片段靈光與思索。

瓦歷斯說,微小說篇幅輕巧、讀起來沒有負擔,適合青少年慢慢咀嚼。內容豐富,包括文學、生物、江湖、物件、社會事件簿、原住民族、愛情、夢等8個主題,任憑你喜歡哪一個主題,隨時想讀就隨手翻閱。「有些主題的小說也許你現在看不懂,但只要你願意讀,都會有無形的影響和累積。

《七日讀》

作者:瓦歷斯˙諾幹

「地震、颱風、淹水等,臺灣經常面臨許多天災,大家都有共同的感受。當我們了解災難,懂得如何與災難共處,才能對正義的回應做出至為卑微的期待。」瓦歷斯期待透過閱讀《七日讀》,讓青少年的孩子開始思索超越災難的生命哲學。

《七日讀》是以上帝創世七日為喻,人類(部落)的白晝與黑夜就此展開,15世紀遭毀村滅族的美洲原住民族的命運,與現今臺灣原住民族的身影交錯穿行,從神話到現世,從狂風驟雨到巨大的毀棄,內容收錄自1999年至2016年,瓦歷斯.諾幹以澄澈的智識之眼所記錄下的一切,來自林野的呼喚與部落生命的印記。

瓦歷斯說,九二ㄧ大地震、八八風災,山林的部落遭遇強烈的衝擊,學校被土石流沖毀了、家園也被沖走了,面對災難,人的生命脆弱不堪,「災難當前,我們總是周而復始的流離失所,但是,每個人都有權利過一種有目的感、有自我價值感的生活,也就是一種尋常的生活。」瓦歷斯期許,歷史再如何黑暗,夜空也會點綴星月的光芒;烏雲即使完全遮蔽星月,那些光芒也會安放在人心的某個角落,直到甦醒、直到周而復始的災難戛然而止。

※原文出自《臺灣原YOUNG雙月刊》No.69期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