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從動物世界看部落太魯閣族的神話傳說

根據文獻記載,太魯閣族人的祖先大約在五、六千年前抵達臺灣西部平原及臺地,再沿著溪谷進入南投山區居住,在大自然中,與野生動物有著密切的接觸,因此衍生的傳說多與動物有關,例如小米變小鳥、兄妹與狗等等,不勝枚舉。

小米變小鳥

傳說遠古的年代,太魯閣族人幾乎不用工作就有東西可以吃,每個人都過著悠閒自在的生活。那時,只要半顆小米就可以煮成一大鍋小米粥,供全家人食用,因此,家家戶戶只要種一兩棵小米就夠一年食用。

有一天,族裡一位婦人正煮著小米粥時,覺得剝殼後還要切半,相當麻煩,於是婦人便偷懶直接拿了一把小米往鍋裡丟,開始煮了起來。她認為,如果一次能多煮一點,或許就可以吃上一整天。結果,正當小米快要煮成小米粥時,小米卻突然膨脹了起來,越脹越大,脹到鍋子整個爆開來!小米粥便整個從鍋子裡灑了出來,流了滿地都是,甚至還發出「啾啾啾」的奇怪聲響。過沒多久,小米竟然就這樣變成了白腰文鳥,而這時,她看到成群的鳥從鍋子裡飛上了天空。也因為這位婦人偷懶的心態,從那之後,太魯閣族人便沒有辦法再像以往一樣,只用半顆小米就可以煮成一大鍋粥了,大家都因為她而遭受了池魚之殃。

白腰文鳥飛上天空時不斷地啾啾叫,似乎在說:「懶惰的人們!連把一顆小米切半煮粥你都不願意,以後你們就不會再有像以前那種輕鬆自在的生活了!要努力耕作才有小米可以煮粥,有做才有收穫。而且,當小米即將成熟時,我們還會來吃你們即將成熟的小米。」從那以後,太魯閣族人才開始有了農耕文化。

往後,太魯閣族人便於春天時播種、種植;夏天來臨時,小米也差不多成熟了,然而成群的白腰文鳥果真飛回來吃那些小米,怎麼趕都趕不走,讓族人非常困擾,於是族人必須非常努力地種植更多小米才夠食用。從此之後,太魯閣族人即便過得再怎麼辛苦,也不曾浪費任何一粒米。從開墾、播種、收成到入倉,都遵守前人流傳下來的遺訓及禁忌(gaya),並舉辦祭儀以祈神護佑,順利豐收

兄妹與狗

相傳以前有一戶人家,家裡只剩一對兄妹相依為命,彼此的感情非常好!哥哥平日很保護妹妹,妹妹也很勤勞地做家事。包括紡紗、織布、種小米、煮飯之類的,哥哥主外,妹妹主內,兩人合作無間。這對兄妹還養了一隻狗,平日這隻狗都會隨著哥哥上山打獵,是哥哥的得力好幫手,且當時的狗是會講話的,所以牠和這對兄妹彷彿就是一家人般的感情融洽。

有一天,哥哥一早起來準備上山打獵,他呼喚著狗狗,狗狗卻不知去向,哥哥覺得奇怪,因為狗狗平日都相當乖巧,從來不會到處亂跑,也總是跟著他忙上忙下,到山裡打獵也非常遵從他的指示,為什麼今天早上卻不見狗狗的蹤影呢?

正當哥哥覺得納悶時,狗狗突然間從屋外用石頭堆疊的駁崁矮牆外跳了下來,哥哥問牠:「你一大早跑到哪裡去了?」狗狗沒回答,只是滿意地舔了舔嘴巴。哥哥看了便問:「你吃了什麼東西嗎?」狗狗說:「我吃了你妹妹的排泄物!」

哥哥一聽,勃然大怒,一氣之下,便拿出山刀往牠長長的舌頭劈了下去,把牠的舌頭割了下來,從那之後,狗狗便不會說話了,只汪汪地叫。

這個故事其實是在講太魯閣族的禁忌(gaya),對於人與人之間的倫理關係,規範相當嚴謹,也非常忌諱談到任何關於女人的隱私,如果有人在你面前講你的堂表姊妹的隱私,那便會被視為是粗魯無禮之人。太魯閣族人稱這類的話叫smuling,也就是狗講的話,而其典故就是從這個故事而來。所以,太魯閣族絕對不能對女孩子輕浮,不能挑釁女人,這種男人會被所有的族人輕視,沒有人會願意接近他,也不會有女人願意嫁給他,甚至會被孤立於部落之外。在傳統部落社會裡,必須團結才能抵抗其他部落及野生動物的侵擾,如果被孤立就很難生存。

從這個故事可得知,太魯閣族人雖是父系社會,但對女人很保護,男人打獵把獵物背回家後,也要交給家中的女人,讓媽媽或老婆來分配,可見太魯閣族人是相當尊重女性的一個民族

族語關鍵字

huling

smuling 狗講的話


※原文出自《臺灣原YOUNG雙月刊》No.75期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