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搭飯店免費渡船,穿梭在湄南河移動的城市

十二月初抵達曼谷的第一晚,我搭乘住宿飯店的擺渡船專程前往湄南河(Chao Phraya River)東岸的文華東方飯店(Mandarin Oriental),為的是一樓的「竹酒吧」(The Bamboo Bar)。

我推開酒吧的門,迎接我的是現場鋼琴演奏的旋律。酒吧平日是活潑開朗的爵士表演,週日則是鋼琴演奏。許多遊客慕名爵士樂酒吧而來,我的第一次也不例外。爵士樂既激情又隨興的節奏,的確是酒吧熱鬧氣氛不可缺的元素,很適配遊客度假的心情。不過,我更珍惜週日恬靜的鋼琴演奏。

眼前的「竹酒吧」熟悉如昔,大理石、深色原木、藤條、皮革和屋頂垂掛的風扇,營造出十九世紀殖民地的氛圍。我習慣性坐到左側靠牆的位置,服務員隨即送上點酒單。我看到眼前只有薄薄幾頁的酒單,感到有些意外,馬上要求服務員給我另外那本厚重的完整酒單,並特別補充封面是精緻皮革裝訂的。不料,服務員除致歉外、再三說明現在只有眼前薄薄的這份酒單。

二○一七年二月,我在此捧著那本厚重的書,仔細閱讀上面詳列各種雞尾酒的推出時間、背景故事和調酒材料。即使現在,我還記得翻閱時,空氣中飄浮的那股淡淡的皮革味。我實在有些難以置信,才兩年時間不到,竟然有如此大的改變。那本酒吧的厚重點酒書沒了,那些酒吧搜集自各地或原創的雞尾酒單沒了,每款調酒的背景故事也消失了,酒吧沈澱的歷史氛圍也隨之而逝。我感到沮喪,有如約定的老朋友爽約未出現,一種被背叛的失落感。

不過,既來之,則安之。往昔不再,一味的遺憾、懊惱,未免辜負美好的夜晚。我接受調酒師的推薦,耐心研究酒吧新創的雞尾酒單「羅盤」(Compass)。這是依據泰國五個不同區域的飲食、生活和文化特色的原創雞尾酒,每個區域有三款雞尾酒,共計十五款。

我坐在舒適的沙發椅,伴隨現場演奏的旋律,抱著入鄉隨俗的心情,每個區域各點一杯調酒,依序啜飲不同區域的風味調酒,來一次環繞泰國的品酒之旅。

我常來曼谷,尤其是冬季。最初,是為了曼谷冬天的溫暖氣候。當然,這理由似乎有點牽強,畢竟南台灣的陽光也一樣暖洋洋。不過,第三次造訪曼谷之後, 我就被湄南河畔的飯店深深吸引。我喜歡飯店落地窗外的河景、舒適的游泳池、多元選擇的餐飲。黃昏時,我尤其喜歡坐在飯店陽台的涼椅,欣賞黃昏的光影變化,望著天空由黃、橙、紅、紫、靛、深藍轉黑,最終渡船燈火化作河面上的點點繁星。

近幾年,我的曼谷之旅,基本上就是宅在飯店。去年,我在曼谷六夜,住了兩家飯店,除了往返機場和飯店各一次的陸上行程外,全依賴飯店的渡船,在河畔兩傍的幾家飯店進出。

今年,我待了九夜,住了三家飯店,依舊是搭乘渡船穿梭在湄南河畔的飯店。我逐漸覺察到,搭乘渡船穿梭各家飯店碼頭的移動過程,才是我喜歡曼谷的真正原因。

今年十一月九日,才開幕的「暹邏天地」(ICONSIAM)是湄南河畔西岸最閃亮的新星。這是一項占地七十五萬平方米的巨型開發計畫,包括購物中心、室內水上市場、展覽廳、博物館、酒店公寓等。其中,「幸福暹邏」(SOOKSIAM)塑造了一座模擬實境的室內市集,複製了曼谷的水上市場。

遊客走進這座室內的市集,放眼望去,人造河道上的小木船滿載銷售的熱帶水果、海鮮、小吃或是手工藝品。身著傳統服飾、頭戴著寬邊斗笠的商販坐在船上,賣力的吆喝攬客。

我隨著摩肩擦踵的人群,沿著河道邊的人行步道,一船接著一船,東張西望,偶爾停在誘人的小吃攤前,或蹲坐小板凳、或站立、或行進中品嘗小吃。

我置身於恆溫的室內逛市集,雖然少了搭乘手搖船搖搖晃晃穿梭在狹窄、擁擠河道中的樂趣。但是,避開悶熱天氣和騷擾的蚊蠅,在舒適、衞生的環境中,體驗水上市場的生活氣息,絕對抓得住多數遊客的心。

曼谷主要景點如大皇宮、臥佛寺、國家博物館等都位於湄南河東岸,西岸則相對冷清,且多數奢華飯店如「文華東方飯店」也都在東岸。因而位於西岸的「半島酒店」(The Peninsula Hotel),自一九九八年開幕以來就一直遭到同業調侃站錯邊。如今免費的擺渡船從早到晚絡繹不絕將遊客送到河西的「暹邏天地」。「半島酒店」忍不住在自家飯店雜誌上強調:我們不再位於湄南河錯誤的一邊。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