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歌舞伎與切腹最中在探索的路上

不久前日本朋友餽贈一種叫「椀最中」的食品,使用和菓子甜點「最中」的脆餅皮做成各形各色精美小盒,但裡面包的不是紅豆,而是豪華版昆布湯或味噌湯等乾燥湯品。用熱水沖泡後,餅皮軟化在湯裡口感像麩,顛覆了最中是甜食的刻板印象。以模型烤製的最中糯米餅皮造型巧趣多變,因而即使傳統紅豆餡,我也吃過菊最中、豬最中、葫蘆最中、東京車站駅舍最中……等,不過真正讓我難忘的,只有「切腹最中」。

第一次嘗到切腹最中是在二○一三年。該年四月第五代歌舞伎座落成,立刻成為銀座新地標。開幕時我也跑去湊熱鬧,原本計畫買張價格親民的「一幕見席」票看一幕,沒想到票口人潮洶湧,只好作罷。同年底再訪,為免敗興我早早購票,買了晚場「花道」附近正對舞台的「一等席」。歌舞伎座一天有早晚兩場,各二至四幕長約五小時,因此我也預訂了中場休息到場內名料亭「吉兆」享用松花堂便當,準備來個完整的歌舞伎初體驗。

由於每年十二月十四日是赤穗義士祭(祭奠江戶時代四十七位為主公報仇的赤穗藩浪人),當月演出的就是此事件歌舞伎版的名劇《假名手本忠臣藏》,演出陣容堅強,包括多位在影視界具高知名度的名役如市川海老藏、市川染五郎(松隆子哥哥,現已襲名為松本幸四郎)、中村獅童和國寶女形坂東玉三郎,演技真的十分精彩,連我這日文三腳貓也為坂東玉三郎嬌嗔可憐的模樣入戲落淚。

另外一項重要的觀劇附帶行程,就是利用前後時間到地下二樓木挽町廣場逛買紀念商品。與忠臣藏相關最知名的產品,正是老舖新正堂於二十多年前所開發的切腹最中。半開餅皮露出大量紅豆餡,靈感就是來自於忠臣藏貫穿事件的切腹情節,沒想到現在竟成了日本人謝罪的最佳伴手禮。可惜那宛如切腹時肚破腸流的慘狀實在讓我難以下嚥,嗜食紅豆的日本朋友卻是吃得笑呵呵,看來這種創意,也只有視切腹為大義的日本人,才消受得起了!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