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瑕疵與美味開瓶之前

三年多前,在香港中環的小木屋酒吧(La Cabane)第一次喝到安通(Anton van Klopper)釀的黑皮諾(Pinot Noir)紅酒,這瓶酒讓我開始懷疑,是否還能再繼續擔任葡萄酒競賽的評審。

安通是阿德雷德大學釀酒系畢業的高材生,他的酒莊叫Lucy Margaux,位在以生產冷涼氣候葡萄酒聞名的阿德雷德丘(Adelaide Hills)。但這瓶黑皮諾顏色淡如粉紅酒,酒體淺薄,毫無結構可言,且有明顯揮發性醋酸和些微細菌感染,從專業酒評的角度看,是瓶充滿缺點,缺乏均衡感的瑕疵酒。若出現在這回擔任評審的IWSC葡萄酒競賽中,別說銅牌獎,連及格分數都達不到。

但當晚真實的情況卻是這瓶黑皮諾實在好喝極了,和幾位來自亞洲各地的評審,我們甚至連開了兩瓶,一起共度美妙的夜晚。在葡萄酒競賽裡被數以百計的參賽樣品折磨一整天的味蕾,突然被這帶著野性香氣和通電般酸味的酒汁所喚醒。在看似柔和清淡,宛如不帶甜味的黑皮諾果汁中,彷彿藏著生命的律動,讓原本疲累的心意跟著翩然起舞。也許那正是被遺忘,卻可能比表面的均衡和結構更為關鍵的葡萄酒特質。這一瓶引人哲思卻又讓人歡享的美味,於是成為這趟旅行所品嘗的數百款酒中最懷念也最難忘的一瓶。

為什麼同樣一瓶酒,卻是全然兩極的評價?哪一個才是真的?

受過最專業現代釀酒學訓練的安通,在經歷了許多釀酒經驗之後,卻是選擇了打破釀酒學原則的方法來釀造。

他在葡萄還未達到既定的成熟度之前就採收,不使用任何添加物來保護或優化葡萄酒,對他而言,享受葡萄酒的美味才是最真實最關鍵的,至於酒體結構、比例均衡等都跟數據分析一樣全是次要的。而他所釀的酒正是上面那個問題的最佳解答,但他也同時顛覆了現下葡萄酒評斷所建基的價值標準。

如果在葡萄酒競賽裡真的遇見了像Lucy Margaux這樣的酒,該如何評價呢?這個困擾讓我至今無法再接受任何擔任評審的邀請。

小辭典_阿德雷德丘

位在南澳首府阿德雷德東郊山區的知名產區,因較高的海拔和水氣得以在氣候炎熱乾燥的南澳以生產冷涼氣候的葡萄酒聞名。是南澳最知名的氣泡酒產區,也生產多酸的白酒,風味較優雅的希哈與黑皮諾紅酒是當地最主流的酒種。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