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Columnist

房間內外形成兩種時代空間,有點魔幻寫實的氛圍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回到風華年代的旅店GARY的一千零一夜

有時失去的越多,越能懂得珍惜,一旦許多事物成為歷史、化作共同回憶,往往就會有人更視之為瑰寶,想要好好蒐藏保存,甚至再利用成撥人心弦的懷舊創意。在如今變動急速的香港,新勢力正鋪天蓋地的抹走老面目,也讓人開始想念並想保衛起,那充滿魅力的舊日香港性格和光輝年華。
香港芬名旅店(The Fleming Hotel)主要設計靈感便源自一九六○至一九七○年的香港,那正是我出生的童年時代,也是香港工業最蓬勃發展的一段歲月,渡輪和貨漁船在維多利亞港流梭不斷,路上貨車密密穿行,街道上沒有現在令人擠不過氣的人潮,卻更充滿拚勁,充滿野性和希望。
和現在成為觀光景點似的被遊客悠哉搭乘的天星小輪不同,當時有著白色上身和酒瓶墨綠下身的渡海輪船,從一八九八年起已跨越一個多世紀,仍是往返九龍與香港島間不可或缺的載體,多少人日夜依賴的重要交通工具,乘載無數本地香港人的活力和疲憊,是連接維多利亞港兩岸間的要角。
旅店其實在二○○六年便已開業,但當時賣相普通的它未引起討論回響,時隔十年後由本地設計公司A Work of Substance翻修,便從天星小輪的細節中抽取記憶精華,加上舊時生活情懷,搖身一變成為最潮最夯的旅館新星。

走進旅店,酒紅實木、黃銅、黑白線條和海軍藍等色調運用,交織香港芬名旅店濃濃的懷舊感,高雅溫馨,猶如走在航行中小輪豪華船艙裡,讓我還未飲酒就感到心頭暖暖的微醺。但它也非照舊抄搬,而是經一層現代品味洗練,再琢磨而出的成品,復古卻又獨創一格。

房間裡自然擺放的是香港在地藝術作品和老照片,甚至還有古拙的舊地圖,加上老式檯燈、圓鏡和銅製臉盆,和窗外車水馬龍的景致形成兩個極端,一動一靜,一現實一超脫。木製的仿古式迷你吧台連結著衣架,中空式的設計別具巧思,擺脫厚重的中式家具感,也節省許多不必要浪費的空間。

我的小套房內以一組藤製鏡面屏風,隱約的區隔出書房區和臥鋪,相當聰明也美感十足,也讓小房間做出氣派的格局,既具東方傳統美感又透露新派時尚。

我最喜愛的細節則是在房門處,那精巧的黃銅製圓羅盤只要從房門內一轉,就可以昭告服務人員,住客需不需要打掃,或者宣示請勿打擾,有趣極了。真想在自家門上也放一個,再自己加個「內有惡人」的標示,在我出遊時嚇唬小偷。

走出旅店,像是跨出時光隧道,面對二○一八年的今日有點恍然若失。過去已不能追回,未來又似前途茫然,一心驚,便又想躲回旅館裡那個既浮華又典雅的世界,再裝一回糊里糊塗、卻又還能驕傲得起來的香港人。

小檔案_香港芬名旅店 The Fleming Hotel

地點:中國.香港
網址:thefleming.com
電話:+852-3607-2288
當日入住房(號)型:Extra Large Room 501
價位:約新台幣6,700元起(請依旅店提供最新房價為準)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