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

Gourme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布農族》嘗一口炸紅藜 深入部落飲食文化部落食材旅行1 台灣紅藜 Part 2

近五年,每到三月底,搭火車經過南迴或花東縱谷,總能見到美麗的紅藜,這抹豔紅如紅寶石般閃耀。它是原住民傳統作物,在排灣族會和小米混合食用,在布農族則用來作為釀小米酒時的發酵劑,想一窺紅藜的現況,就讓我們前進部落,來趟食材之旅,不只舌尖感受,更到田間親身體驗。

以部落體驗活動聞名的蓋亞那工作坊,位於花東縱谷東側山腳下的崁頂部落,是布農族胡天國一家三口的打造的基地,為南迴四鄉外,台東最富盛名的紅藜據點。若以成立初衷、經營方向來看,紅藜只是蓋亞那的一部分,工作坊的主題包括了小米、紅藜等原鄉作物。藉由作物加工的體驗過程,讓遊客從產地到餐桌,親身感受布農族真實的傳統生活。

小米是原住民的主食,那麼在布農族部落傳統裡,紅藜的角色又是什麼?

「紅藜在布農族語裡面叫作mukun,我們這裡一直沒有斷掉種紅藜的傳統,父母那輩傳下來的,最好的種小米方式,就是小米沾一點紅藜來播種,因為紅藜比較高,如果整片都是小米,小鳥很愛在那邊盤旋。」胡天國解釋,在布農族裡,紅藜除了用來保護小米被鳥啄食外,也是用來做酵母的植物。

以前製作小米酒,要先蒸好小米,再加入紅藜和二到三種植物的葉子一起發酵。傳統布農部落生活裡,紅藜是用來輔助小米的作物,較少直接食用,但是從紅藜能用來發酵小米酒,就知道它本身是活性不錯。胡天國說:「就算沒有科技幫忙,祖先還是很有先見之明的。」

疏拔採葉限定美味

每年二月底,南迴四鄉的紅藜田已進入採收階段(編按:因地形與氣溫較高的關係),花東縱谷的紅藜才長到十多公分,正要清除雜草與多餘紅藜株,而同一時間,也是小米播種的季節。

這段期間裡,胡天國會選好日子,帶著孫子來到田間,準備好乾燥的樹枝、木塊,吮了吮手指,伸向空中再三確認風向後,便點火燃燒田地,霎時間響起了樹枝經焚燒而發出的聲響,劈哩啪啦,聽起來既寂靜又熱烈。這是傳統的燒耕法,不論是種紅藜或小米,播種前燒耕,既能燒除病蟲害,餘下的灰燼又能成為天然堆肥。原理聽來簡單,操作起來卻非易事,需要很有經驗的老農,才知道如何在最適合的時間,站在最適合的位置點火,而不會造成空汙問題。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