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

Gourme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波爾多二〇一七新酒 林裕森的品嘗報告波爾多新酒品嘗週 Part 3

這是一個相當獨特,自有個性的奇特年份,看似多災難的天氣條件,讓每家城堡酒莊都有自己的二○一七年份故事,有些酒莊一如往常,但也有更多不得不順應自然,最後釀成專屬於二○一七年的風格。

天氣形態的關鍵處在於霜害的影響。非常溫暖的初春,讓葡萄提早發芽,但四月中開始轉冷,在二十七、二十八日降到零下五度,數萬公頃的葡萄園被凍傷,造成減產四○%。沒有遇霜害的葡萄園大多開花順利,有不錯的產量,夏季乾燥卻溫和少陽光,葡萄普遍保有不錯的酸味,九月多雨稍解乾旱,也讓葡萄較均衡不會過度濃縮。

霜害對於各區與各酒莊的影響卻是各不相同。在左岸的梅多克(Médoc)地區,靠近吉隆特河岸邊的葡萄園大多沒有受害,北區的波雅克、聖朱里安和聖艾斯台夫離大西洋較近,霜害較不嚴重。卡本內—蘇維濃(Cabernet-Sauvignon)成熟度相當好,大部分列級名莊都釀出相當均衡細緻、略偏可口的精緻風格,如Ch. Mouton Rothschild、Ch. Pichon Lalande、Ch. Montrose和Ch. Léoville-Barton等。南邊瑪歌區霜害較嚴重,水準較不一致,卻也釀出更多酸有活力的風格。如Ch. Durfort-Vivens、Ch. Prieuré-Lichine、Ch. Ferrière和Ch. Kirwan等價格較平實的列級酒莊都頗精彩。

右岸霜害較嚴重一些,但海拔較高的區域受害較少,如聖愛美濃條件較佳的石灰岩台地區。但地勢較低的黏土區,以及原本條件較差的沙地葡萄園,大部分的新芽都被凍死。葡萄園在高處的酒莊如Ch. Canon和Ch. Belair-Monange都維持相當精緻的風格,部分遭遇霜害的酒莊如Ch. La Gaffelière和Rol Valentin都因無使用低處與沙地的葡萄園而有比往年更高雅的酒風。

玻美侯的情況也有些類似,最精華的黏土區,如Ch. Petrus並無霜害,低海拔的沙地則受害相當深。雖然區域不大,但酒的風格在二○一七年有較多的起落,其中Ch. Rouget、Ch. Trotanoy和Ch. Lafleur都同時兼具精緻性感與深厚結實的優點。弗朗薩克產區則有頗佳的平均水準Ch. Moulin Pey Labrie、Ch. Les Trois Croix和 Ch. Villars是最精緻的幾家。

不甜的白酒在二○一七年有頗特出的表現,不過並非因為白蘇維濃(Sauvignon Blanc),而是波爾多特有的榭密雍(Sémillon)在這年份的表現特別好,質地豐潤,酸味佳且有少見的熱帶水果香氣,混調較多榭密雍的白酒如Ch. La Mission Haut Brion、Aile d'Argent、Clos des Lunes和Definition de Domaine de L'Alliance等都比單獨採用白蘇維濃的白酒更為精彩許多。

貴腐甜酒則較崎嶇,除了霜害讓一些酒莊停產之外,鈴木氏果蠅的侵襲也造成大量減產,所幸貴腐菌發展快,沒有太多拖延就完成採收,有不少酸甜均衡的佳作如Ch. d'Yquem、Ch. de Fargues和Ch. Sigalas Rabaud。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