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上網鳥瞰城市的天空之旅移動的城市

點開Google衞星地圖上的目標城市,一個小小的點,慢慢的放大,點、線、面交錯出彎彎曲曲、大大小的方格子,猶如順手隨興畫上線條的臨時圍棋盤。

我習慣一點一點的放大網路上地圖,看著街道、河川、公園……的位置,漸漸的成形,街景輪廓模模糊糊的浮現。再放大,鳥瞰下的屋頂由點狀慢慢變成塊狀,顏色也逐漸凸顯出來,紅、藍、綠、灰、白……及一些雜亂色,交織成一張地毯。一張由城市居民集體合作織成的地毯。

我在Google衞星地圖上觀察城市,是一次偶然的機會。二○一四年暑假,我在紐約曼哈頓找了可租三個月的公寓,動身前心血來潮,點開Google衞星地圖,查看預訂公寓周遭的環境狀況。沒想到這麼一查,打開了觀察城市的一個特別視角。

我在衞星地圖上,不只看到整幢公寓大廈的外觀門面,也看見屋頂休憩區的沙發躺椅和綠色盆栽,甚至可觀察到周邊的地鐵站、行人、餐廳、街頭攤車等街景。

日後,我從Google衞星地圖觀察城市成為一種習慣,卻是從鳥瞰布拉格之後開始。

年輕時,第一次到布拉格,踏入老城廣場的剎那,就喜歡上這個千年古城。老城的街道,歪七扭八,巷弄彎曲,遊客穿梭,好不熱鬧。建築物牆面的豔麗色彩,如同走進宮崎駿的動畫中。但就一個千年的古城,我總覺得少了些什麼?第二次舊地重遊,順著老城斜坡的石頭路,吃力爬往山丘上的城堡。我不經意的抬頭仰望,頃刻間發現,布拉格的精彩,原來是在天空。教堂塔頂、高樓頂尖、拱門浮雕、門廊雕像,無不令人讚歎!

布拉格建築物最精彩的部分,擺放在頂蓋,唯有從上向下俯視,才能看個完整。因此,也唯有來自天空的那關懷的眼神,才是建築物所要討好的主角。

對於曾是宗教聖地的布拉格,到處是大大小小的教堂,即使是私宅的陽台,也裝飾各種信仰的雕塑。繽紛的屋頂向天空展示城巿的精彩,正是一座城市表達信仰的誠意。

我曾想要搭直升機,看看上帝眼下的布拉格風景,可惜一直沒有機會。直到,我從Google上看到,才看見了那隱藏著的布拉格,才看見了這座城市信仰的力量。從Google上鳥瞰的布拉格,是平常置身城市中,看不見的,猶如隱藏起來的「城中城」。從地上仰望布拉格固然絕美,由天空俯瞰下的布拉格,卻令人感動。

自從我發現Google上鳥瞰城市的樂趣後,我不時上網俯瞰一些平日頻頻往返的城市,尤其是那些國際大都會,像是:紐約曼哈頓的中央公園、倫敦西城的劇院區、巴黎塞納河畔等,俯視角度下總能窺探到無窮的樂趣,臥遊隱藏中的「城中城」。不過,最有意思的,莫過於大興土木的城市,尤其是上海、北京這種急速改造中的超級大都會,與其置身其中仰望高樓,不如從空中鳥瞰,更能看清楚城市改造變身的全貌。

Google衛星地圖的上海,最驚豔的是紅綠相互包裹的區塊,那是浦西原法租借區的紅色屋頂和街道兩旁法國梧桐樹綠葉,所構成的色彩。更令我心怡的是,那條彎彎曲曲的黃浦江,恰似刻意繡上去的灰藍絲帶。然而,視線轉向黃浦江對岸的浦東陸家嘴,三幢超高摩天大樓,如同自天空落下插在大地的三支巨碩瓶子,突兀構成不對稱的三角形,有如保齡球球道上沒被擊倒的殘餘球瓶。我腦海中不自覺浮現拎起一顆保齡球扔過去打個全倒的念頭。

北京,俯瞰如同一張蜘蛛網,由中央的故宮,一環一環的,攤大餅般的向外攤開來。從一個點,逐漸向外擴大成一圈圈同心圓,像掛在牆壁上的飛鏢靶。中央紅心區當然是故宮那片耀眼的黃屋頂,白天尤其是金碧輝煌的閃爍。

近日,去了一趟武漢。啟程前,我在Google衞星地圖上俯瞰,整座城市就是一個大工地,武昌的光谷廣場更像是核彈炸過的崩塌坑洞。這場景何其熟悉,彷彿是昔日上海的陸家嘴。二○○○年,我登上上海東方明珠,腳下的浦東陸家嘴,到處是張牙舞爪的工程吊車。今天陸家嘴已是大陸經濟發展的指標,武漢或許正嘗試著三步併兩步的要追趕而上。

電影《哈利波特》的九又四分之三火車站月台,隱於人潮中,唯有咒語的魔法,才能打開穿越的角度,進入隱藏在城市中的城市。Google衞星地圖恰似那魔法咒語,讓我們鳥瞰上帝眼下的城市風貌。出遊之前,無妨上網鳥瞰即將前往的城市,提前來一趟城市的天空之旅。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