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樸實的風土開瓶之前

二十年前,因為法國羅亞爾河城堡的寫作計畫,常拜訪香坡堡所在的索隆涅(Sologne)地區,但那時完全忽略了當地的葡萄酒業。那是個廣達五十萬公頃,覆蓋著大片森林、沼澤與水塘的肥沃平原,林木蓊鬱且經常飄著霧氣,是盛產飛禽野獸的狩獵天堂,但很難讓人相信是個精彩葡萄酒產區。近幾年三度到此拜訪酒莊,這看似邊緣的產地有獨一無二的品種,釀造出頗多風味迷人且無可仿效的葡萄酒。

例如以當地特有的羅莫朗坦(Romorantin)或梅寧皮諾(Menu Pineau)所釀成的白酒,少有華麗繁複的香氣,看似樸實無華,卻暗藏著渾厚的質地與力道,因為內斂含蓄,反多出一些層次與空間,相當雋永耐飲。這裡也產混調加美葡萄的黑皮諾紅酒,不以精雕細鑿的華美紅酒為目標,常是帶著親切感的簡單與美味,無造作的樸實風格反能自顯自然純粹的美貌。最近品嘗多款當地葡萄酒,彷如是一首首將索隆涅過往的歷史與地方風土糅合成的田園詩篇。

二十多年間就能有這樣的轉換和成就,主要仰賴當地幾家自然派先鋒酒莊,如Claude Courtois和Clos du Tue-Boeuf在索隆涅的經營,嘗試許多少干預的釀造法,摸索出相當多樣的酒風以彰顯索隆涅的風土滋味。雖然他們常因不符合當地的法定產區規範,而只能將酒釀造成法令上較低等級的Vin de France,例如Claude Courtois混合了十數種品種所釀成的Racines紅酒,那是一款看似簡單易飲,實卻充滿深厚生命力的珍釀,常讓我反思葡萄酒中的樸實力量。

相較於其他知名產地常有傲人坡地,擁有完美的排水與日照特性,索隆涅地形卻是相當平坦,但若細究,仍有一些低緩坡地,特別是混著打火石的沙地或黏土地,也頗適合種葡萄,只是大多小片零星散布在森林與麥田之間。這樣的環境其實更適合小農經營,也更符合自然派自給自足的雜作理念。

也許,正是這裡平實的自然風土,成就了法國葡萄世界中難得的樸真之味。

小辭典》羅莫朗坦

原產自布根地的稀有白葡萄品種,和夏多內和加美一樣都是黑皮諾的後代。相傳於16世紀由法國國王法蘭西斯一世引進羅亞爾河,現主要種植於索隆涅區內的Cour-Cheverny產區。多白花與蜂蠟香氣,口感豐潤多酸具耐久潛力。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