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移民的烏托邦存在嗎?

全球各地爆發的移民問題,天天上新聞。川普上任後,強意執行美墨邊境圍牆,意圖遏止墨國與拉美的非法移民。「美國第一」的支持者,也認為移民搶了美國勞工的工作並提高犯罪率。歐洲從二○一○年底爆發「阿拉伯之春」(編按:指在北非和西亞阿拉伯國家發生的一系列以民主、經濟為主題的社會運動)以來,中東、非洲、中亞的百姓紛紛逃往歐盟國家,目前最嚴重的,當屬敘利亞移民潮。不論是為了尋求更好的生活,還是被戰火夾攻離開祖國,他們對西方社會都產生不可磨滅的消極影響。

回看亞洲,最近有一部大陸藝術家拍攝,內容關於大陸東北與朝鮮的紀錄片,在紐約古根漢美術館(The Solomon R. Guggenheim Museum)播放,引起關注。這部一個半小時的影片《游泳》(The Swim)由何翔宇導演。何翔宇是出生於大陸、備受國際矚目的藝術新星;年僅三十歲的他,已經闖蕩北京、美國匹茲堡,現居德國柏林。他在最近一次回到離朝鮮只有鴨綠江之隔的家鄉——遼寧省丹東寬甸祭祖時,對這裡的邊境與移民有強烈好奇。「在這個邊境城市裡,複雜的地域和歷史關係已經模糊了邊界概念,『丹東』和『朝鮮』某種程度上不分你我。」何翔宇說。去年他回到家鄉進行拍攝。

其實,丹東有不少朝鮮族與朝鮮餐廳,何翔宇從小到大也聽過很多關於偷渡的故事。他在家鄉找到並採訪了六位參與過朝鮮戰爭的大陸老兵,以及幾名被賣到東北嫁人的朝鮮婦女。在影片中,他穿插了一幅生活在丹東的朝鮮藝術家繪製的人物山水。畫中描寫的是該畫家嚮往的——安逸的烏托邦生活。然而,何翔宇的影片也反映,朝鮮人到東北,生活和語言的確改變了,但日子真的有變好嗎?似乎不是,貧窮,仍壓迫著他們的人生,也沒有回家的自由。

敘利亞人就算順利逃到歐盟國家,也是住在帳棚裡,吃喝有限。墨西哥人跑到美國打工,人身沒有保障。何翔宇經常冒險沿著鴨綠江的江邊取景,殊不知,這平靜甚至有點浪漫的景致裡,襯托的是,移民悲情的宿命。

何翔宇的《可樂計畫》

何翔宇畢業以後完成的著名作品是《可樂計畫》。他用一年多的時間將127噸可樂(相當於家鄉小鎮一年的可口可樂銷量)煮焦,然後用黑色像煤炭狀的可樂渣做出各種實驗性強且寓意豐富的裝置或架上作品。目前合作畫廊包括:空白空間、白立方和日本澡堂畫廊。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