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

Gourme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精釀」與它們的產地

10年前若和朋友聊「精釀啤酒」,他們大概會用狐疑眼神看你,心想:這小子又在裝文青?是指台啤、海尼根這些牌子嗎?總而言之,是個難以接續的話題。自從2002年起台灣開放小型釀酒以來,經過本地酒廠和代理商於酒款上不斷推陳出新,逐漸使眾人對精釀有了初步理解,懂得欣賞它與超商常見商業啤酒的不同。

香港知名文化人黄仁逵說過一段話,謙稱本身對茶的粗淺認識,其內容和品飲精釀的精神有異曲同工之妙:「我是個茶盲,茶分滾燙的和涼了的兩種,而已。人們不讓我點『是但隨便』的茶,我就求其說過記得的喝過的名堂。」如果你愛Ale(麥酒),但分不清旗下IPA(India Pale Ale)、Porter(波特啤酒)或Stout(司陶特)等種類差異,就交給店員推薦吧,喝一款、學一款累積心得,久了自然能在好友面前小小炫耀,將從未一親精釀芳澤的友人領進門。

喝歸喝,不免好奇精釀背後生產步驟,如何造就面貌如此多變的選項。為滿足大眾好奇心,有些酒廠舉辦導覽,開放外人難親近的釀酒工廠,臺虎精釀便是其中一家有心品牌,領參加者從原料開始認識,結束後除了滿身酒香還能分享故事。


位於汐止「雍和台北園區」的啜飲室Lab,每週六舉辦酒廠導覽行程。

整場導覽從臺虎精釀的研發中心作為起點,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包包麥芽,為釀酒不可或缺的原料:「這裡存放比利時、德國或美國等高價特殊麥芽,我們購買許多種類,如果今天做一款煙燻風味啤酒,會先搬出庫存,打開各個袋子聞聞裡頭麥芽香氣,再拿起來試吃味道,使用不同木材烘焙的麥芽也有不同個性。」擁近10年專業資歷的釀酒師許若瑋(Winnie),如數家珍地介紹第一步驟,挑麥芽。

「精釀」與它們的產地
臺虎精釀釀酒師Winnie,從原料開始為導覽民眾講解釀酒步驟。


各色麥芽烘焙程度不一,營造多種風味,甚至有些出現肉鬆般的香氣,以烘焙塑造麥芽個性的過程叫「製麥」。Winnie抓一把麥芽給民眾嚼一嚼,和唾液混合後帶些甘甜口感,她再請眾人嘗另一批燕麥,卻反而有一絲酸味:「釀酒加燕麥可讓質感濃郁,偏酸口感是和唾液結合的關係,釀酒師職責在於調配方,實現腦中構思的雛形,你想使酒體稠一些便放燕麥,想讓泡沫增加則添小麥;麥芽也賦予啤酒糖度及顏色,例如焦糖麥芽帶來琥珀色,有時釀酒師失手,整桶酒顏色就濁掉了。」

「精釀」與它們的產地
民眾實際聞麥芽、嘗麥芽,了解原料至精釀成品的口味轉換。

Winnie接著端來一碟啤酒花,更令民眾大開眼界:「啤酒花外觀類似毬果,外表呈鱗片狀,植株約1至3個指節寬,烘乾後聞得出些許酸味。」Winnie遞給眾人一小顆啤酒花,示意掰開再聞聞看,只見眾人驚呼:好濃的柑橘香!

「精釀」與它們的產地
Citra品種啤酒花,掰開花朵後將聞到濃濃柑橘香,並含有黃色花粉。

「這款啤酒花品種叫Citra,蘊含柑橘味道的精油,掰開來中間黃黃的就是花粉,我們趁酒液熱時加入啤酒花,才容易煮出味道。啤酒花賦予苦味及香味,讓人聯想葡萄柚、香料和草本風味,各品種有不同特色,啤酒花是所有精釀原料中最貴的。」最後,Winnie讓民眾喝一口煮好的麥汁,溫柔清甜含一絲絲苦味,百分百萃取自麥芽本身甜度,是非常營養的飲料。

「精釀」與它們的產地
酒廠內有12個發酵桶,旁邊白板上紀錄每桶麥汁比重、酸鹼值等資訊,講求專業數據化。

走完工廠,隔壁休息室馬上能喝到現打啤酒,臺虎精釀規定所有員工必須通過「Cicerone啤酒侍酒師認證」,這項認證由美國精釀專家之一Ray Daniels推行,要求與顧客面對面的每位人員,都要通曉精釀的種類、原料及釀酒流程,並提供正確侍飲方式,確保來賓逛完酒廠可享受道地服務。

精釀在酒界的角色,或許象徵一種「自信」態度,用不著說服別人喜歡自己的杯中物,那種與世無爭的輕鬆調性,將令你回味無窮。

「精釀」與它們的產地

臺虎精釀導覽

地點:新北市汐止區南陽街199號
時間:每週六 14:00~19:00(現場報名)
電話:02-2692-1072
Facebook:chuoyinshilab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