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Columnist

Nerello Cappuccio,酸味活潑生動,單寧質地精巧絲滑,可早喝亦頗耐久,是義大利版的黑皮諾葡萄。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活火山的優雅滋味

位在一個從非洲大陸板塊分離出來的小板塊之上,被歐亞與非洲擠壓著的義大利,是一個地震與火山之國,但除了災難,也釀成了許多迷人的火山葡萄酒如Aglianico del Vulture和Taurasi,都是深厚硬實,非常耐久的頂尖紅酒。但最傳奇,也許,也最浪漫的,是西西里島東邊的活火山埃特納(Etna)。
位在一個從非洲大陸板塊分離出來的小板塊之上,被歐亞與非洲擠壓著的義大利,是一個地震與火山之國,但除了災難,也釀成了許多迷人的火山葡萄酒如Aglianico del Vulture和Taurasi,都是深厚硬實,非常耐久的頂尖紅酒。但最傳奇,也許,也最浪漫的,是西西里島東邊的活火山埃特納(Etna)。 在這座海拔三千多公尺的黑色活火山上,熔漿與葡萄園已經互相爭地數千年了,而最近一次的火山噴發,也不過是今年五月的事。但最令人驚奇的是,在此乾熱的地中海岸,極其擾動不安的凶險之地,釀造成的,卻是不見粗暴之氣,全義大利最優雅難得的精緻酒風。 活火山為葡萄酒帶來的,並不僅只是礦石系的香氣,高海拔的冷涼與高溫差氣候也成就了一個南歐極其少見,緊致纖細的北地酒風,更難得的是,紅、白酒皆佳。埃特納的浪漫還來自於高風險的活火山,讓講求效益的義大利釀酒集團直到二十一世紀之後才開始蜂擁而至,意外的,如世外桃源般,保留了以葡萄農為核心的工匠式手造葡萄酒業。 現在,傳統農法也許面臨外來者與新開墾葡萄園的挑戰,但至少,以古法種植的在地原生葡萄,如精巧的Nerello Mascalese黑葡萄和多酸硬挺的Carricante白葡萄等都已成典範,無須擔憂會被外來的品種所取代。 多砂粗鬆的火山土壤,還讓葡萄根瘤蚜蟲病無從繁衍,讓埃特納山上能留有歐洲相當少見,以原根種植,超過百年的古樹,例如Tenuta delle Terre Nere酒莊的Don Peppino園或Pietradolce酒莊的Barbagalli園等。這些只能以手工耕種的老樹園更增添埃特納火山在義大利酒業的傳奇地位。 取代Barolo和Montalcino成為義大利葡萄酒的圖騰應只是早晚的問題而已,這是今年春天在義大利品嘗完一百零七款Etna葡萄酒之後的真心期盼。

小辭典》Nerello Cappuccio

原產自西西里島埃特納火山的晚熟黑葡萄品種,經常添加一點Nerello Cappuccio一起混釀成顏色淺淡的精緻型紅酒,酸味活潑生動,單寧質地精巧絲滑,可早喝亦頗耐久,是義大利版的黑皮諾葡萄。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