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原根的冒險

上個月拜訪松塞爾(Sancerre)產區的Vacheron酒莊時也品嘗了二○一四年份、無嫁接的L'Enclos des Remparts單一園白酒,僅是第三個年份便已頗具架式,豐潤卻又冷冽多酸。如此原根新葡萄園,明知其不可

自己缺乏的,常常會變成最珍貴的,但是不是最好,則是另外一回事。原根種植是許多歐陸釀酒師的夢想,因這樣的種法在歐洲幾乎已不可得。一百多年前起,沒有嫁接在抗葡萄根瘤蚜蟲病(Phylloxera)的美洲種葡萄砧木上,歐洲原生葡萄品種通常活不了幾年。但即使如此,原根種植也還算常見,如南美洲的智利或澳洲的南澳產區,位置孤立,根瘤蚜蟲病仍未傳入,可放心將葡萄原根種在土地上。

但在歐洲就變得稀有,如葡萄牙Quinta do Noval酒莊的Nacional波特酒,或法國Pouilly-Fumé產區Didier Dagueneau酒莊的Astéroïde白酒全都是原根種植,都是當地最昂價的逸品級酒款。然而,品嘗過的歐洲原根葡萄酒還是有數十種之多。最常遇到的,是產自沙質地的百年老樹園。根瘤蚜蟲無法在沙地上挖掘可辨識的通道到根部,比較有機會逃過災害。如Tarlant酒莊的La Vigne d'Antan香檳或是法國西南部的Producteurs de Plaimont釀酒合作社的Vignes Prephylloxeriques紅酒等。

有一些法國葡萄農相信嫁接砧木會讓樹汁向上流動時受阻,影響葡萄表現風土特色,即使冒著風險也要嘗試原根種植。但浪漫的熱情卻常帶著悲壯的陰影,如羅亞爾河Chinon產區的Bernard Baudry酒莊的Franc de Pied紅酒,現已因根瘤蚜蟲病而停產。也在羅亞爾河的Henry Marionnet是種植最多原根葡萄園的法國酒莊,一九九二年種的加美種(Gamay)葡萄至今都還持續釀成稱為「Renaissance」的可口紅酒,相較同酒莊嫁接的加美,顯得更加深厚有活力。以無嫁接的方式,還種了Romorantin等當地的四個品種,似乎要與根瘤蚜蟲共存並非絕不可行。

上個月拜訪松塞爾(Sancerre)產區的Vacheron酒莊時也品嘗了二○一四年份、無嫁接的L'Enclos des Remparts單一園白酒,僅是第三個年份便已頗具架式,豐潤卻又冷冽多酸。如此原根新葡萄園,明知其不可,卻又偏要去做,確實頗動人,但從釀成的酒看來,雖僅產六百瓶,確實值得一搏。

(本專欄每四週刊登一次)

小檔案_林裕森

法國巴黎第十大學葡萄酒經濟與管理碩士、法國葡萄酒大學侍酒師文憑。美酒佳餚專業作家,被譽為華人世界最好的葡萄酒作者。

 

小檔案_松塞爾

羅亞爾河中游的最知名產區,同名的中世紀古鎮位在離河不遠的山丘上。周圍連綿的葡萄園生產世界級的白蘇維濃白酒,因天候寒涼,多燧石與石灰岩土壤。以單一品種釀成的白蘇維濃酒風清冽多酸,常有青檸檬與礦石系香氣。也產一點用Pinot Noir釀成的紅酒和粉紅酒。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