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Travel & Leisure

老爺酒店集團執行長沈方正 從事服務業30年資歷,希望提供「五心級」體驗,每日工作首要事項便是手寫卡片,深信和顧客交流是旅館經營必備禮儀,傳達誠摯心意(攝影者:石吉弘)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越慎重的內容 要用越慢的筆沈方正 Hotel Royal老爺酒店集團執行長

小時候我對「寫字」很反感,因為嚴格的小學老師規定,作業裡只要寫錯一個字,就得罰寫一整頁,小朋友寫功課常漫不經心,結果每次改作業都錯很多,回家立刻罰寫到晚餐時間還趕不完,往往邊寫邊哭,最後要再勞動媽媽、姊姊幫忙。雖然老師的出發點是為學生著想,希望把字寫正確,卻將小朋友胃口都搞壞了有什麼用?
小時候我對「寫字」很反感,因為嚴格的小學老師規定,作業裡只要寫錯一個字,就得罰寫一整頁,小朋友寫功課常漫不經心,結果每次改作業都錯很多,回家立刻罰寫到晚餐時間還趕不完,往往邊寫邊哭,最後要再勞動媽媽、姊姊幫忙。雖然老師的出發點是為學生著想,希望把字寫正確,卻將小朋友胃口都搞壞了有什麼用?

後來上了高中,由於私下喜歡看書,偶爾也愛提筆寫點東西,老師希望我參加國語文競賽,登場前要先準備資料,必須條列講稿、練習思考邏輯,讀自己寫的草稿吸收回去,經過腦袋整理再清楚表達。我發現其他參賽者的字寫得非常漂亮,所以特別買了本硬筆習字帖鍛鍊,持續一整年。直到現在,如果要我正襟危坐寫字,字跡看來就像硬筆習字帖。

其實自己對書寫用具沒有太強執著,我們那年代上高中大多收到兩種禮物:手表和鋼筆。出社會後我買了好一陣子如Montblanc、Pelikan這類品牌,蒐集得最厲害時,打開筆盒露出一整排好筆,但這樣蒐藏有個隱憂,隨商務奔波各地開會經常一個疏忽,整盒筆就弄丟了,非常心痛!後來想想蒐集筆具對寫字沒什麼幫助,如同手表越買越貴,甚至買到捨不得戴,那就失去意義了。

我會把常用的筆集合在書桌一角,甚至辦公室還準備一大罐鉛筆,特別喜歡鈍的鉛筆筆尖,它寫起來的「沙沙」聲另有一番感覺;假如今天工作和審視設計圖有關,拿鉛筆在藍圖上標註意見比較尊重設計師,可以隨時擦掉筆跡,免得墨水一塗就蓋掉原本草圖,雖然現今鉛筆多剩裝飾用途,但興致一來仍會順手刨一刨。

每當要寫越慎重的內容時,我必定選擇「越慢的筆具」,比如給客人的感謝信或道歉信常以毛筆為首選,書寫過程顯得比較謹慎,這道理類似旅途中使用越慢的交通工具,對眼前風景體會則越深,開車不如騎摩托車,騎摩托車不如踩腳踏車,踩腳踏車不如靠雙腳,我想「筆具」和「文字」的關係也相同。

從三十幾歲擔任飯店總經理開始,每當讀到好文章,我就拿硬筆與毛筆抄下來,萬一手邊沒信紙就用卡片,寫完輪流擺在書桌上,每隔一段時間就換一張。這些佳句並非嚴肅、高深的學問,主題五花八門談論人生、哲學、管理及佛法,工作之餘看著卡片思索片刻是很棒的休息。提筆寫信或發簡訊給朋友前,我有時會先翻翻卡片,尋找哪些句子最貼近對方現況,雖然只是簡單兩三句話的鼓勵,卻能讓他察覺你的真誠。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