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Columnist

麥哥本哈根南方的阿肯方舟美術館(Arken Museum for Moderne Kunst)(攝影者:李清志)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方舟美術館

位於丹麥哥本哈根南方的阿肯方舟美術館(Arken Museum for Moderne Kunst),可說是丹麥最著名的現代美術館之一,這座美術館並非世界級的建築大師所設計,而是由一位當年才二十六歲的建築系學生Soren Robert Lund奪得設計權,非常令人刮目相看!

位於丹麥哥本哈根南方的阿肯方舟美術館(Arken Museum for Moderne Kunst),可說是丹麥最著名的現代美術館之一,這座美術館並非世界級的建築大師所設計,而是由一位當年才二十六歲的建築系學生Soren Robert Lund奪得設計權,非常令人刮目相看!

阿肯方舟美術館建造基地位於海邊不遠處,設計建造之初,是希望建造出一種水邊停泊船隻的意象。

事實上,若是從遠方遙望它,綿延的建築體真的很像是一艘乘風破浪的艦艇。不過近年因為潟湖淤積,在這裡已經很難看到海邊的水面了,因此最近正在施作另一項工程,希望將美術館周邊開鑿成運河水道,讓美術館建築成為孤島,屆時再利用入口橋樑進入,讓它成為名副其實浮在水面上的方舟。

這座建築的設計是利用一道牆做為主軸延伸,好像方舟的龍骨一般,然後所有的空間從這道牆兩側長出,形成一座奇特的美術館。館內最有趣的空間,事實上,也是整個美術館最孤寂獨立的空間,就是館裡的咖啡店。在龐大白色建築量體中,咖啡店黑色的量體顯得十分突兀,有如輪船上加掛的救生艇一般。

我一直覺得美術館的咖啡店有其絕對的必要性,因為當我們在美術館沉浸於偉大美好作品時,總有喘不過氣的壓力,過分的豐盛藝術饗宴讓人需要時間去消化;來到館內的咖啡店,給自己一個安靜潛沉的空間與時間,重新咀嚼這些偉大的事物,也讓自己可以透氣重組思維。我喜歡坐在這個黑色的咖啡店裡,因為是由玻璃帷幕所組成,內部其實十分明亮,視野也極好,可以望見遠方的海面!這是整棟美術館目前唯一可以看到海的地方。在這個獨立的空間裡,思緒因為遠眺而顯得活潑有力,原本積沉的僵固框架似乎立刻被打破,腦中所有的思考資料又突然可以隨意翻攪重新組合。

方舟美術館的咖啡店做為「救生艇」的隱喻,似乎傳達了美術館咖啡店的另類功能,意即是「腦部思考活動的救生艇」。畢竟我們太習慣於參觀美術館學習美術知識與歷史理論,卻很難跳脫出傳統的思維,發現另一種創作的想像。

阿肯方舟美術館的咖啡店不僅在造型上像是「救生艇」,它也成了我們在傳統嚴謹學術思維下的「心靈救生艇」。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