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

Gourme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新威士忌的崛起

威士忌一直處於波動的狀態。早在十五、十六世紀,威士忌從煉金術士的蒸餾器汩汩流出的那一刻起,它就是動態的。如今我們生活在一個極度蓬勃的「世界威士忌」狀態中。蘇格蘭、愛爾蘭、美國、加拿大和日本這些固有的威士忌核心地區都獲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這幾個國家持續開設新的蒸餾廠,還有更多蒸餾廠正在規畫,其中很多都是新興精釀運動下的新式蒸餾廠。

威士忌一直處於波動的狀態。早在十五、十六世紀,威士忌從煉金術士的蒸餾器汩汩流出的那一刻起,它就是動態的。如今我們生活在一個極度蓬勃的「世界威士忌」狀態中。蘇格蘭、愛爾蘭、美國、加拿大和日本這些固有的威士忌核心地區都獲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這幾個國家持續開設新的蒸餾廠,還有更多蒸餾廠正在規畫,其中很多都是新興精釀運動下的新式蒸餾廠。

為什麼這些威士忌在這個時候出現?因為新一代的品飲者帶起了新的風潮,他們除了對威士忌的歷史和起源感興趣,對威士忌的風味和潛力也同樣感興趣。威士忌的特質是「慢」。它讓人體會一個地點、一項技藝,以及把原料的精髓如變魔術般萃取出來的一種經歷時間考驗的方法。威士忌的慢還在於當你輕啜一口,它能讓你停下來,仔細感受它對你的感官帶來什麼影響。同時,它的進展卻又非常快速。

威士忌的重點在個性,講求獨一無二(在單一麥芽威士忌中被遺忘的詞),因此,我們要更深入檢視風土。風土包括土壤、地理、土壤生態、微生物、太陽輻射、氣象,還有其他很多因素。它是關於地點的重要性,森林也有風土,瑞士橡木和西班牙橡木是同一個樹種,風味卻不一樣。背陽坡的樹和向陽坡的樹,風味也不一樣。大麥的品種也受風土影響。

以艾雷島為例,酒本身不見得會過濾出這座島嶼的氣味,不過如果你敞開心胸,更深一層解讀這座島嶼,你會發現這是分辨得出來的。帶有繡線菊的蜂蜜味和花香的是布魯萊迪(Bruichladdich);卡爾里拉(Caol Ila)的味道像被風吹拂的海灘和滿布海藻的馬希爾灣(Machir Bay);齊侯門(Kilchoman)會讓你嘗到帶有牡蠣的鹽水味;當然還有艾雷島的那股煙燻味,因為島上的氣候和地質而顯得與眾不同。這就是所謂的風土。這是一種互相連結的、多層次的、部分交疊的文化風土的概念,一種人與地和諧共處的表現。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