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甜蜜蜜

記得我曾寫過,在非洲旅行時想要照動物的相片很容易,但要照一張好的人像比較難。起先我以為是因為他們膚色太深,感光不易,所以照不好,其實是自己技術不行。只要有多一點時間和耐心,還是能照到滿意的相片。在坦尚尼亞的尚西巴(Zanzibar)島,剛好趕上齋戒結束的週末。看到島上居民好像都挺興奮的在等待這個週末,尤其女士們更把豔麗的衣服穿了出來。雖然全身上下只露出眼睛,但好像也都花了挺多工夫化妝,畢竟只能露出眼睛,那只有在眼上多花工夫了!

記得我曾寫過,在非洲旅行時想要照動物的相片很容易,但要照一張好的人像比較難。起先我以為是因為他們膚色太深,感光不易,所以照不好,其實是自己技術不行。只要有多一點時間和耐心,還是能照到滿意的相片。在坦尚尼亞的尚西巴(Zanzibar)島,剛好趕上齋戒結束的週末。看到島上居民好像都挺興奮的在等待這個週末,尤其女士們更把豔麗的衣服穿了出來。雖然全身上下只露出眼睛,但好像也都花了挺多工夫化妝,畢竟只能露出眼睛,那只有在眼上多花工夫了!

開戒那天傍晚,只見各種車輛都往海邊開,很多小卡車上,一看就是全家一起出動,本來就狹窄的街道,被擠得水洩不通。我們居住的旅館就在海邊,走到碼頭約十幾分鐘。帶著相機,擠在人群中往碼頭前進,偶有機會就照上一張。還好此地的居民都很純樸,所以即使發現你在照他,他們也不太在乎,有的還會對著你微笑打招呼。看到一個圍著白色圍巾的女孩,正專心的注視著前方,不知道她心裡正在想著什麼,是從今天開始白天終於也可以吃東西?還是等一下就可與同伴一起歡樂?還是未來要有什麼計畫?天漸漸黑了,海灘上的人越來越多,大半的人都坐在沙灘上,然後一起分食。我有點失望,因為本來以為他們會有什麼狂歡派對的。

陶爸說:每個宗教都有每個宗教的戒律,我們雖然不見得了解,但要尊重。每年台北齋戒完,大半伊斯蘭教移工都會集聚在台北火車站的大廳慶祝,雖然多多少少都會給搭火車的市民帶來不便,但想想如果沒有這些移工,我們有多少老人沒人照顧,我們有多少家庭因為找不到傭人,本來可以出去上班的媽媽要在家裡照顧孩子及家務。所以說,我希望柯P在明年齋戒完時也能到現場謝謝這些移工對台灣的貢獻,當然如果能帶領大家一起唱一首鄧麗君的「甜蜜蜜(印尼民歌)」,那就更完美啦!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