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Columnist

嘎瑪的女兒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嘎瑪的女兒

當我們抵達本塘修道院時,聽說住持的助手嘎瑪還俗了。雖然我沒見過他,但聽同行的朋友說,「他負責打理住持的生活起居,是個很風趣的人。」聽說他還俗以後,在山下開了一間小店。好奇心的驅使,大家決定下山去看看他究竟在幹什麼?

當我們抵達本塘修道院時,聽說住持的助手嘎瑪還俗了。雖然我沒見過他,但聽同行的朋友說,「他負責打理住持的生活起居,是個很風趣的人。」聽說他還俗以後,在山下開了一間小店。好奇心的驅使,大家決定下山去看看他究竟在幹什麼?

山下小鎮只有一條街,很容易就找到了他的店,是一家賣鍋碗瓢盆的小雜貨店。

可能是沒什麼生意,所以也沒有人在看店。大家只好在門口叫著「嘎瑪!嘎瑪!」一個衣衫不整的中年人,才從裡面掀開門簾匆忙出來,看到我們,他臉上是既驚訝又尷尬。後來才知道他是因為偷偷交了女朋友,而且生了孩子,修道院的住持不得不讓他還俗!

大家都想看看是什麼樣的女人讓他心動的,他只好對著房裡叫了一聲。只見一位中年婦人走了出來,接著是一個少年、一個約十歲的女孩,手裡還抱著一個兩、三歲的男孩。

大家都直誇嘎瑪:「你還真能幹啊!」只見他又是一陣尷尬的猛搔頭。

我看機會難得,就說要幫他們照張全家福。大概也很少有人對他們這麼有興趣,他們也欣然接受。接著我又幫他們家的三個孩子照了一些獨照,因為難得看到鄉下有長得這麼乾淨的孩子。

也許是窗外照進來的陽光助力,他的女兒顯得特別清秀脫俗。回來以後,經常把她的相片拿出來修修改改的。久了以後,居然會想再見她一面。

陶爸說:終於在秋天,我與陶媽再訪不丹本塘。我們在街上找到了嘎瑪的店。他不在家,我把上次的相片交給他的老婆,並跟她說,我想再看看她的孩子。其實我真正想看的是她的女兒。她對著內屋叫了一聲,卻走出一個與我記憶裡相差很遠的小孩。不但個子小了很多,且與我相片裡的女孩比較,好像小了好幾歲。難道不丹時光會倒著過嗎?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