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老了我也住這裡

初中時上美術課,大半的時間,老師都是叫我們畫靜物,他則坐在後面看報,過個十幾分鐘,就起來伸伸腿,順便看看我們都畫成什麼樣了。看到哪個人畫的不令他滿意時,嘴裡直嚷:「你這叫用手畫的嗎?我看我用腳畫都比你畫得好!」不過一直沒機會看到他用腳畫畫。

記得,我初二有一學期,都是在畫一個瓶子口,從來沒畫完過。因為每次還沒來得及畫瓶身,老師已看完報,站在我後面了。我當時心裡想,為什麼都不讓我畫個裸女什麼的啊?即使是半裸的也可以,我絕對會比畫瓶子口有興趣的多!

幾年前,我有一次在杭州演出舞台劇時。在後台沒事做,東逛西看的。從來沒在大陸演出過,什麼都感覺挺新鮮的。連後台管理員同志的桌子,我都有興趣。

那簡直就像是刻意擺的靜物一般。一盞不知道已用了多久的老舊檯燈,照亮了這小小天地。玻璃罐裡可能是剛沏的茶,該是杭州的龍井吧。桌上還突兀的放著一瓶綠色法國氣泡水空罐,可能是當年在此地演出的外國人留下來的。這玩意兒對一個劇場後台管理員來說,可新鮮的呢。瓶裡還剩下一點,好奇的老先生嘗了一口,心中真是納悶,這不過是直冒泡的自來水嘛,還有點土味,有什麼好喝的?可是瓶子還挺漂亮的,就留著吧!

桌子正中間,放著一份不知看了多少遍的舊報紙。沒事嘛,就每天看一遍,看它到底會不會變得不一樣了!倒是報紙上的頭條,還挺特別的——「老了我也住這裡」。我沒看到這位同志到底有多大年紀了,但我知道他老了也還是會住在這裡。

陶爸說:報紙上放了一把小小的鎖。不知道是鎖什麼用的。也許,是鎖老先生的人生故事吧。

小檔案_陶傳正 

奇哥有限公司董事長,1946年生,24歲進家族事業、28歲創奇哥。熱愛音樂、演戲、自助旅行。自言:沒歌可唱就演戲;沒戲可演,就在家寫遊記。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