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運動男人孫大偉攻頂後,找條下山的路

孫大偉》一九五二年生的孫大偉,前、後半生像似兩個人。前半生「素質太差」,兩次大學聯考落榜,成天想著「如何結束生命」。三十二歲誤打誤撞闖進廣告界,成了廣告界教父級人物。五十歲的體會:我胸無大志,站在山頂上,不會想攻更高的山,只想找條下山的路。

廣告教父孫大偉一向「鐵齒」,相信生病會自己痊癒,直到命定的那一天。

三年前,不服老的孫大偉,以五十一歲「高齡」,挑戰鐵人三項成功,隔年二度參賽,卻在賽前的游泳項目預演中,感覺身體極度不適,友人載著他從花蓮飛車奔回台北,檢查結果:兩條心臟血管嚴重阻塞。

「檢查結果一出來,等在急診室的醫生、護士,一下子全『振奮』起來,馬上把我推進手術房,」攸關自己性命的大事,頑皮的孫大偉卻說得直當玩笑一般輕鬆。

這一切來得突然,平常保持運動習慣的孫大偉也難以置信,但一發病的殘酷現實是兩個月連動二次心導管手術,在血管內用四根支架「撐住」他瀕危的生命,那段日子,體重驟降十餘公斤。

在激烈運動中發病,極其兇險,孫大偉幾乎在鬼門關前繞了一圈,這段期間他寫了二次遺書,卻仍不改頑皮本色,「後事都交代好了,人沒走成怎麼辦?」他笑說,「今生已死,現在過的是來生,算意外撿到的。」

頑皮本性沒得救,但一向不服輸的孫大偉,這回卻向年齡與身體低頭,急性子的他,開始學習放下。生病後,孫大偉才發現,以前認為很重要,放不下的,現在都不再重要了,反而想到的,都是家人。

孫大偉因此大幅調整人生待辦事項清單,除了每天回家吃飯,以前可以慢慢規畫的夢想,現在要立刻做。一年半前當他剛離開加護病房,友人告訴他大稻埕保安街上有幢翻新的老宅子要不要租,等待老宅子「機緣」好幾年的孫大偉,當下毫不考慮先租了再決定用途。

發病期間,孫大偉收掉了苦心經營的上海偉太廣告與台灣汎太國際,渡過危險期後,閒不住的他,又在好友慫恿下,利用大稻埕這幢老宅子,將老宅子變身偉太廣告的辦公室,還成為大稻埕古蹟文化巡禮的第一站。

「賺不賺錢在其次,最重要的是,一定要好玩,要玩出一些新把戲,」孫大偉指著會議室內的液晶電視強調,他堅持要更換這些數位設備,「待在古蹟裡,最怕人跟著一起老了,所以得想辦法時時提醒自己。」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