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運動男人孫大偉

攻頂後,找條下山的路

2005/09/29

LINE分享 FB分享

孫大偉》一九五二年生的孫大偉,前、後半生像似兩個人。前半生「素質太差」,兩次大學聯考落榜,成天想著「如何結束生命」。三十二歲誤打誤撞闖進廣告界,成了廣告界教父級人物。五十歲的體會:我胸無大志,站在山頂上,不會想攻更高的山,只想找條下山的路。

廣告教父孫大偉一向「鐵齒」,相信生病會自己痊癒,直到命定的那一天。

三年前,不服老的孫大偉,以五十一歲「高齡」,挑戰鐵人三項成功,隔年二度參賽,卻在賽前的游泳項目預演中,感覺身體極度不適,友人載著他從花蓮飛車奔回台北,檢查結果:兩條心臟血管嚴重阻塞。

「檢查結果一出來,等在急診室的醫生、護士,一下子全『振奮』起來,馬上把我推進手術房,」攸關自己性命的大事,頑皮的孫大偉卻說得直當玩笑一般輕鬆。

這一切來得突然,平常保持運動習慣的孫大偉也難以置信,但一發病的殘酷現實是兩個月連動二次心導管手術,在血管內用四根支架「撐住」他瀕危的生命,那段日子,體重驟降十餘公斤。

在激烈運動中發病,極其兇險,孫大偉幾乎在鬼門關前繞了一圈,這段期間他寫了二次遺書,卻仍不改頑皮本色,「後事都交代好了,人沒走成怎麼辦?」他笑說,「今生已死,現在過的是來生,算意外撿到的。」

頑皮本性沒得救,但一向不服輸的孫大偉,這回卻向年齡與身體低頭,急性子的他,開始學習放下。生病後,孫大偉才發現,以前認為很重要,放不下的,現在都不再重要了,反而想到的,都是家人。

孫大偉因此大幅調整人生待辦事項清單,除了每天回家吃飯,以前可以慢慢規畫的夢想,現在要立刻做。一年半前當他剛離開加護病房,友人告訴他大稻埕保安街上有幢翻新的老宅子要不要租,等待老宅子「機緣」好幾年的孫大偉,當下毫不考慮先租了再決定用途。

發病期間,孫大偉收掉了苦心經營的上海偉太廣告與台灣汎太國際,渡過危險期後,閒不住的他,又在好友慫恿下,利用大稻埕這幢老宅子,將老宅子變身偉太廣告的辦公室,還成為大稻埕古蹟文化巡禮的第一站。

「賺不賺錢在其次,最重要的是,一定要好玩,要玩出一些新把戲,」孫大偉指著會議室內的液晶電視強調,他堅持要更換這些數位設備,「待在古蹟裡,最怕人跟著一起老了,所以得想辦法時時提醒自己。」

搬進大稻埕,孫大偉很快活。這位自稱頭號「台客」,來自屏東的「庄腳囝仔」,感覺自己在都市叢林求生數十年後,終於又回到了家鄉,「現在到了東區,像進了城,再到華納威秀,根本已經出國。」

樂觀依舊的孫大偉,聊起天來,快活地讓大夥兒忘了他是病人,但才不過二小時,即使在冷氣房,他的額頭上已開始滾出斗大汗珠,顯現出體力大不前,很難想像,才不過三年前,他能一口氣游完一千五百公尺、騎自行車四十公里,再跑上十公里路。

孫大偉說,現在要學習適應新的身體狀況,不能趕電梯、不能衝捷運,走在街上,一碰上紅燈,還得自動繞道或轉向,就是不能立刻「煞車」。

饒是如此,異想天開的孫大偉,還在偷偷練習鐵人三項。偉太辦公室裡,就擺上四部自行車,有裝飾用,也有供他練習的車子,病發時未能完成的二項,到現在還耿耿於懷,「不能游、不能跑,應該還可以騎車吧,」孫大偉跟同事組隊報名參加三人分項接力完成的「鐵三角」組。

不過這個瘋狂主意,到最後一刻還是放棄了,隨著比賽日期越來越接近,孫大偉發現老婆的焦慮指數越來越高,逼他終於「良心」發現,自動退出比賽,無論如何,「家人擺在第一位。」

心臟病讓孫大偉忍痛割捨不少夢想。他原想學鑄劍、木工,買了成堆書擺在辦公室架上,但鑄劍、木工的粉塵,都可能引發氣喘舊疾,而氣喘一發作,又會嚴重增加心臟負荷,最後,他只能黯然放棄。

雖然夢想清單上的項目,因病被迫刪去不少,但點子奇多的孫大偉,馬上又會填上新項目。最近他在宜蘭買了地,帶著全家人,齊力種下橡樹、牛璋等十來棵樹,還學卡通《龍貓》,一起圍著樹苗,呼喚著快快萌芽長大。現在,這位愛幻想的老男孩,成天期盼一年半後,依規定他可以在這塊地上搭建農舍,「三合院、四合院都不錯,客家方樓、圓樓建築也很好,」現在孫大偉最快樂的事情之一,就是幫農舍畫設計圖。

「有大志的人,爬上山頂,會想向更高的山挑戰,我已經爬上一座山頂了,但現在只想找條下山的路,」自嘲胸無大志的孫大偉說,過去跑得很快,常常錯過了速度慢的事物,現在身體強迫自己慢下來,反而見識到截然不同的新視野。許多注定錯過的,對孫大偉來說,就只能是美麗追憶,但有些「捨」卻不是可以一次打銷的壞帳,而是會定期不斷被提醒「痛」一回。

在大稻埕往圓環這條散步的路上,最令孫大偉難受的,是老店三元號飄來的陣陣魯肉香,他說,辛苦這麼多年,算一算自己身家,把三元號買下來也不成問題,「但現在,我卻只能吃碗白飯。」

關於這篇文章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