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Gourme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眷村菜 七十二變

以大陸各地飲食為基調的眷村菜裡也能嘗到閩南、客家等台式口味歷經一甲子光陰的激盪和沉澱克難、混搭、融合、懷舊傳統裡,還吃得到創新的驚喜

電視製作人王偉忠最近和大姊王蓉蓉合作出版新書,笑談自家口味的眷村菜記憶;鑽研美食的廣播主持人吳恩文,也計畫整理父母拿手家鄉菜,想要有系統的寫出眷村菜的點點滴滴。

他們想為「眷村菜」發言、做紀錄,主要是「眷村正被快速拆遷」,台灣的國軍眷村數量,全盛時期有八百多座。民國八十五年,政府確定全面改建的政策後,十幾年來眷村快速消失,目前恐怕剩不到一百個。

不分省籍的混搭美食

「水餃、餡餅、小米粥」、「辣子雞丁、麻辣鍋」、「豆漿燒餅、山東饅頭,外加東北酸菜白肉鍋」!上述麵點、菜色,不但耳熟能詳,有些人還對其中某幾項飲食,產生不可自拔的偏執喜好。事實上,這些常見口味,大都來自眷村的家鄉味廚房。

民國三十八年前後,以軍人為主的數十萬大陸移民湧進台灣。政府為穩定軍心,陸續興建宿舍安頓軍眷,形成所謂的「眷村」。來自大陸各省各地的軍人和眷屬,各有自己飲食記憶和習慣,加上之前有部分人因戰爭,在中國大陸各省駐紮,他們住進眷村後,形成第一波的各省菜「大混搭」。如隸屬空軍的三重市三重一村,部隊遷移到台灣前,曾長期駐紮四川。來台後,大都不是四川人的他們,卻很自然吃著麻辣川菜,操著四川腔說話。

沒多久,少小離家的年輕軍人在台灣就近嫁娶,各省菜與閩南、客家、原住民等等的本地飲食,又進行第二波的「混搭」,眷村飲食因而更多元。

幾十年前,別說台灣人沒嘗過眷村菜;眷村居民除了自己家鄉味,也未必試過其他省分的特有滋味。但住眷村,卻讓大家得以就近嘗到各省口味,眷村媽媽又善用巧思,利用當時配給的麵粉、奶粉、甚至奶油等「舶來品」,做出混有台、客、中國各省、西方口味的菜色,所有住在眷村的男女老少,因緣際會的,進行一場難得的味覺大探險。

演員王琄常想起大溪僑愛新村老家的鄰居傅媽媽的「山東韭黃餡水餃」,那是王琄第一次吃到內餡有湯汁的餃子,自此心中有了好水餃的標竿;吳恩文至今難忘鄰居林媽媽的台式炒米粉;而福建人林伯伯的紅糟肉、紅糟鰻魚,也令他豎起拇指。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