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怪異生活實驗版

建築師西立衛過去一直與女建築師妹島和世合夥,他們共同成立了「SANAA建築事務所」,從東京表參道CD旗艦店,到金澤二十一世紀美術館,SANAA以一種純淨、潔白的建築姿態風靡的全日本、甚至全世界。

妹島和世與西立衛的建築強調建築的穿透性與流動性,試圖在新世紀開始之際,顛覆上一個世紀機械文明的沉重建築感,以數位時代的輕巧特性,創造出屬於這個世紀文明的新建築。

他們也企圖改變過去機械文明「集中性」的傳統,以一種「去中心性」的思考邏輯,進行新建築的設計創作。

在金澤二十一世紀美術館的空間設計中,SANAA將數個方塊展示室,散布在圓形玻璃建築內,參觀者不再像以往參觀美術館一般,需要順著參觀動線依序前進,而是以一種逛街漫遊的方式,想到那個展示室參觀,就到那個展示室,完全顛覆了參觀美術館的傳統邏輯。

西立衛後來自立門戶,在東京設計了一座住宅——森山宅,這座住宅顛覆了過去住宅設計,將所有機能都放在同一個屋頂下的做法,反而把一棟住宅分散為幾個方塊,散布在基地內,有些類似中國園林的空間布局。不過這種做法也令人有些困擾,因為住戶的廚房、餐廳、客廳、臥室以及衛浴設備都分別設在不同的方塊裡,日常生活過程中,從臥室到廁所,必須經過戶外庭園;從書房到餐廳,也必須經過戶外空間,整個動線都必須經過戶外,因此造成許多的不便與困惑。

最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這座森山宅建築,整個建築呈現開放的狀態,路人幾乎可以毫無阻攔地走進方塊住宅群中,就近窺視方塊住宅內的居住狀態,十分缺乏隱私。

這幾年森山宅聲名大譟,來自世界各地的建築迷紛紛前往參觀,在窺探與拍照之間,造成住戶很大的困擾,因此屋主還特別請建築設計雜誌媒體不要再披露這座建築的資訊,以免吸引更多人好奇前來。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