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街頭藝人不好幹

清晨,慕尼黑市中心廣場的教堂台階上,坐著一個吹黑管的年輕人,高興的用樂聲告訴大家,一天又開始了。沒多久,出現了一輛警車,下來了一個女警,對他招了一下手。年輕人放下黑管,乖乖爬下台階,然後從口袋裡掏出了身分證。女警看了一下,也沒多說什麼。年輕人又爬上台階坐著,只是沒再吹了。

年輕時,對街頭藝人的看法與現在大不同。以前老覺得他們在街上表演有點像乞討;陶媽則是只要看到有人表演,她都會給點錢。我跟她說表演得不好,就不用給。誰知她回我:「他要是表演得好,就不用在街頭上啦!更何況,你以為他不喜歡在國家音樂廳裡表演啊?」說的也是,才給一、兩個銅板,你想要叫他幹什麼。

不過有時,還真會看到特別的。在慕尼黑的某個晚上,看到一個年輕人用平台鋼琴在路旁演奏蕭邦的曲子。旁邊圍滿了人,當一曲結束、如雷的掌聲後,我問他是如何把這麼大的鋼琴搬來的,他起先只說是秘密,最後還是忍不住告訴我,他是用放在旁邊的有四個輪子的圓盤,推到小巷中的旅行車上的。買了他的一張CD,回旅館的路上,腦中仍然都是他迷人的樂聲。

陶爸說:回台後,上網查他的資料。紐約時報的樂評居然報導過他,他原是馬其頓國家樂團的鋼琴家。才二十幾歲,就開著一部破旅行車,帶著他的鋼琴,走到那裡,樂聲就隨著他到那裡。可能這就是他所喜愛的人生吧!

小檔案_陶傳正 

奇哥有限公司董事長,1946年生,24歲進家族事業、28歲創奇哥。熱愛音樂、演戲、自助旅行。自言:沒歌可唱就演戲;沒戲可演,就在家寫遊記。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