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孤雛淚

英國十九世紀的大文豪狄更斯作品中,我最喜歡的就是《孤雛淚》。這本小說曾多次被改編成電影、電視及舞台劇。

主角奧立佛是一個被母親遺棄的私生子,從小就在孤兒院長大。後來他逃出像集中營一般的孤兒院,在外流浪。被竊盜集團利用當扒手。雖然被警察抓去,但是最後還是因為他的善良感動了上天,讓他洗脫罪名,並且獲知自己的真正身分,得以與家人團聚。每次不管看到什麼形式的「孤雛淚」演出,還是會很感動。憐憫之心人皆有之,尤其是對孤兒。

墨爾本近郊的疏芬山(Sovereign Hill)是澳洲十九世紀的金礦區。在金礦被開採完了以後,此地成了一個鬼城。多年以後改成了遊樂場,整個地方修的像是一個西部小城一樣,裡面最受歡迎的活動就是淘金。在一條小河的兩邊擠滿了小朋友,每個人蹲在河邊認真的用盤子撈著。希望能看到一點金黃色的顆粒殘留在盤子中。

可惜沒有一個人撈到,不過也沒有什麼損失。因為起碼體會到前人淘金的辛苦了。在園中看到一大群的孩子,居然穿著十九世紀的服裝,就像《孤雛淚》的人物。我還以為是有什麼表演節目呢!跟著他們走了好一段路,發現他們跟我一樣也是觀光客。

陶爸說:因為我一直在照他們,走路我照,淘金我照,連他們在旁邊打球我也照。有個孩子好奇的問我:「先生,你為什麼一直在拍我們,你是不是攝影記者啊?」我被這問題搞得有點手足無措。只好打馬虎眼:「嗯,算是吧!」誰知道他居然又問:「那我的相片明天會不會登在報紙上?」我只好再嗯嗯啊啊的回答:「也許吧!」誰知道他馬上轉身,開始認真的打球了。雖然第二天的報紙沒登出來,但是今天可也算是登出來了!只不過他不太可能看得到。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