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Gourme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無牙可食紅豆小丸子老甜點7‧紅豆泥

「紅豆泥」?這可不是年輕美眉學日本人裝可愛的俏皮話,而是一種從日據時代就在府城流傳的小巧點心。在這裡它的名字更逗趣,不管那一家,都叫「好吃紅豆」。日本人特愛這種吃起來綿綿沙沙又黏牙的大紅豆(花豆),常拿來做成和菓子的餡,到後來台南人乾脆就把它獨立推出來賣。

「紅豆泥」?這可不是年輕美眉學日本人裝可愛的俏皮話,而是一種從日據時代就在府城流傳的小巧點心。在這裡它的名字更逗趣,不管那一家,都叫「好吃紅豆」。日本人特愛這種吃起來綿綿沙沙又黏牙的大紅豆(花豆),常拿來做成和菓子的餡,到後來台南人乾脆就把它獨立推出來賣。

尤其在當時最繁榮的中正路一帶,沿街可見老阿伯推著小餐車載著透明櫥櫃,費時熬煮的綿密花豆泥,堆成一座粉藕色小丘。買的時候,再用飯匙從山頭鏟、鏟、鏟,裝進袋裡,附上小冰棒棍,挖著吃。這吃法,真是出了台南就看不到的景象,一百多年過去,現在也僅存兩、三攤,漂泊不定的,要找到還真難。

在民族路三段與國華街三段交口的青草店旁,就停著一台頂頭撐著大傘,載著玻璃木櫥的「金旺九○」老機車,上頭寫著「阿法古早味紅豆」。笑容可掬的老闆黃法銘,已經在這裡賣了十六年,他手拿銅製的「叭噗」挖杓,從小山丘上剜下小丸子,排排站還真像冰淇淋,看起來更引人食欲。

畫家李明則當初就是被可愛的賣相吸引,「長得像我們小時候吃的芋冰。」吃了一顆,那滋味把他拉回童年,他說以前要迎神賽會才吃得到豆沙甜品。然單吃紅豆泥他沒試過,一試驚豔,回到原地想再買卻找不到,鍥而不捨的上網搜尋,總算讓他找到,半夜十二點還直衝老闆家拿貨。

讓畫家如此瘋狂的紅豆小丸子,是選用薄皮花豆,先浸泡八小時,再用大火煮豆待其軟爛,加入二砂,以文火慢慢收汁。再來進入最累人的部分,攪拌。得用煎匙不間斷的拌個兩小時,「中間頂多只能停二、三秒。」然當水分越來越少,鍋裡的豆泥也變得更頑強,攪動就得更費力,黃法銘手腕上的撒隆帕斯說明了一切。

為何不用攪拌機?黃法銘搖搖頭,斬釘截鐵的說:「這個機器做不來!」機器太規律,沒辦法依照火候和豆泥的黏稠調整速度,「因為有糖,動作一慢底層會燒焦,一焦整鍋就毀了。」攪和了十六年,現在,什麼階段該旋轉,什麼時候要加快,他已了然於心。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