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牆上掛幅畫

其實我挺討厭到處塗鴉的行為。尤其是在國外常看到有人把整個地鐵車廂或一些公共設施的牆上,用噴漆噴的亂七八糟時,雖然不是我的國家,但是還是會心痛。這已不是塗鴉,而是毀損。但是偶爾看到後巷內的一些塗鴉,不但有創意,還會有些幽默感,又覺得這些年輕人的創意及體力還挺驚人的。

利用深夜,找個沒人的地方,把自己的想法及創意具體表現出來。也是人之常情。說實話,實在也該有個地方讓他們發揮一下。只可惜他們還不喜歡被規範,所以常常挑一些出乎人意料之外的地方,畫幅出乎人意料之外的畫。可能這樣玩起來比較爽。即使第二天就會被清潔工給刷掉,也無所謂。因為他們早已知道會有這種結果。所以塗者與刷者就常常玩躲貓貓的遊戲。巴黎醫學院門口的側牆上,畫了一個釘在牆上的畫框。畫裡是一隻張嘴大笑的卡通貓。笑得還挺天真可愛的。雙手還伸出了畫框。似乎心裡想:「你們可沒想到我會在這裡吧?待會兒,說不定我會跳下來喔!」後面還襯畫了一些紅花,而且都也已長出畫框了!

偶爾經過此地,看到這幅高掛牆上的畫。自己居然會不自覺的笑了起來。多調皮的作品啊!醫學院要想把它塗掉,非得花點功夫。看看也不難看,就讓它留在牆上吧!

陶爸說:我還是不喜歡塗鴉。最重要的原因是我有自知之明。我不會畫畫。而且尤其討厭只會拿罐噴漆到處亂噴自己名字的人,告訴你!你不會因此留名千古的。嗯……,不過人非聖賢,孰能無過。陶爸念中學時,也曾在野柳風景區的石壁上用油漆寫過自己的名字。成年後,想起來還是會有點內疚。有次再去野柳時,想找一下年輕時,幹過的糊塗事是否還在。可是找了半天都沒找到。顯然早已被管理員一邊罵,一邊刷掉了!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