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Gourme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堅持12分鐘的蒸蟹秘法閔傑輝帶路

「先將大閘蟹蓋在碎冰裡十五分鐘,餵點醋,這時大閘蟹會呈現昏迷狀態,再拿去用大火蒸個十二分鐘,就可以準備享用了。」民視英語主播閔傑輝談起吃秋蟹的過程,就像是位經驗獨到的老饕,滔滔不絕地用著精準的中文字眼描述著每一個步驟。

早在二十多年前當「大閘蟹」的聲名尚未遠播之前,閔傑輝就已經在香港品嘗過這道美味。那是九月中至十月間的秋季時光,這位說著一口好中文的美國大男孩前往香港觀光,當時知名的海鮮餐廳聚集地「鯉魚門」一帶,是觀光客最愛嘗「鮮」的熱鬧所在,觸目所及盡是生猛活跳的海產,秤斤論兩的在販售著,遊客雜沓,喧鬧聲不絕於耳,要人想不注意都難。

本來就愛美食、也懂得欣賞美食的閔傑輝,自然不會錯過這個品嘗當令美食的好機會。老闆端來一整隻的清蒸大閘蟹,這是在美國餐桌上罕見的景象,閔傑輝倒也就入境隨俗,拿起剪刀和湯匙,配上一斤的陳年紹興酒,開始張牙舞爪地仔細「解構」盤中的美味。當時蟹膏、蟹黃一入口,閔傑輝心裡清楚,這等美味將會陪著他,度過之後的每個秋天。

擁有深厚漢學底子的閔傑輝,談起對「蟹」的喜愛,一定得要搬出清朝的文學大家李漁來背書。蘇東坡的「無竹令人俗,無肉令人瘦」一語,讓品賞美味這件事多了些附庸風雅的文學氣息;而李漁的《閒情偶寄》中對於「蟹」的描述,則說進了閔傑輝的心坎裡:「獨於蟹螯一物,心能嗜之,口能甘之,無論終身一日,皆不能忘之。」嗜美食也懂美學的李漁,甚至會在秋季來臨之前,就先存好「買蟹錢」,好讓一隻隻肥美的秋蟹,在餐桌上陪他度過整個秋季,沒有一天少得了。

閔傑輝當然不像李漁那樣「視蟹如命」,不過自從二十多年前那次與「大閘蟹」偶遇後,秋季時分前往香港品嘗大閘蟹就成了多年前的旅行習慣。近幾年台灣秋季品蟹的風潮大開,除了聲名早已大譟的大閘蟹之外,前一陣子某知名飯店推出的「斯里蘭卡蟹」,或是近來熱門的「玫瑰蟹」,也都已經一一被這位「蟹饕」品賞過了。

發表評論

禁止酒駕禁止酒駕 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