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Gourme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老船長才懂的珍奇海味大漁部屋

下午二、三點,大清早出航的漁船一個個回到了宜蘭大溪漁港的懷抱。民宿「大漁部屋」的老闆兼大廚游文志,帶著他的小冰桶,開始每天例行的採買。

與其說是採買,其實更像是尋寶,因為熱愛海味的他,每天最愛做的事,就是看看今天的漁獲,有什麼新面孔。

「因為最貴、最好看的魚,不一定是最好吃的,」游文志碩士論文是做鯨豚研究,為此曾在海港生活了六年,那時幾乎天天都要出海,跟漁夫、船長生活在一起,最大的意外收穫,就是從他們身上重新學習對海鮮料理的態度,「他們最清楚什麼好吃,不會受到一般市場觀念(要好看)的影響。」

在港邊生活時光,天天吃最鮮的海味,讓游文志在念完書後,決定留在花蓮開海鮮餐廳,沒想到,卻沒辦法實現他對海鮮料理的理想,「海鮮餐廳,量要大,但大海沒辦法讓你決定要什麼、要多少,如果都靠在地現撈現捕,是沒法開門營業的。」因此,三年前,他回到宜蘭礁溪老家,改建了老公寓的一樓,開起了日式風格的湯屋民宿,每天只為三組房客料理,由大海開菜單,堅持如果當天的漁獲不夠多,就取消晚餐。

所以大漁部屋,真正是靠海吃飯,每天晚餐桌上,全是來自大海的驚奇;也只有在這,不只可以吃到最新鮮的海味,還會有老船長才知道奇珍美食,甚至有些魚因為太少捕獲,連船長都叫不出正確的名字。

五月中旬來到這裡,很幸運地,我們的晚餐,就有兩位來自深海的稀客:「深海鱈魚」和黑線銀鮫。而牠們的共同特點就是長得並不好看,但卻出奇的好吃。「深海鱈魚」(腔吻鱈的一種,屬於鼠尾鱈科)擁有像老鼠一樣長長的粗尾巴,又尖又大的魚頭,混合著粉灰色的外觀,長相並不討喜。因為吃起來肉質像鱈魚,而漁夫們自己也很少捕獲,所以取了這樣的名字,今晚,也是牠第一次到大漁部屋做客。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