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川湯的落葉

日本溫泉鄉的外場大半是由一位中年以上的婦女負責。為什麼?我也不曉得,可能是日本人一回家就會看到老婆跪在門口,準備好拖鞋習慣了,所以住旅館時也要這種感覺吧。

我們由北海道東北角的知床五湖計畫開車到層雲峽,看地圖估算大約需要四、五個小時。上路以後才發現開了三個多鐘頭,還沒開到一半,只好趁天黑前找個地方,先過一夜再說。路過一個叫川湯的小鎮,想當然是個溫泉鄉。把小鎮繞了一圈後,挑了一家最順眼的入住,櫃台居然是位年齡與我差不多的男士。聽我們二老用中文交談,他居然說 「我也會說國語。」原來他曾經在台灣開貿易公司,待了三年多,公司就開在日本人最喜歡的長春路與林森北路口。我沒問他,為什麼又回來了。不過我想可能與在台灣晚上夜生活太精彩多少有點關係。雖然他的中文會得並不多,但是能在國外遇到會中文的人,還是很高興。每當我們下樓到大廳經過櫃台時,他都會跟我們哈拉兩句,感覺他對在台灣的日子,還是充滿了懷念。為什麼又回到日本?其中一定有很多的故事。但不好問,因為可能是傷心與無奈的過去。他帶我們到門口,告訴我們此地的紅葉季節已快過了,唯一剩下的一棵,剛好就在旅館的對面。

像廢棄的鐵皮屋前,還站著一棵掛滿豔紅色葉子的不知名的樹。他說 「再過幾天,葉子就會掉光,冬天就要來了。」為什麼葉子在枯萎前要先變成豔紅色?難道這也算是迴光返照嗎?

陶爸說:雖然我們在這裡只待了一天,而且我們二老對泡湯興趣也不大,但當他堅持要幫我們把行李搬上車時,我們心中還是有幾分不捨。不是離情,也不是為了那棵即將落葉的樹木,而是有感人生的無奈。遲早我們都會像落葉一樣的歸於土地的。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