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陶爸圖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為什麼是真人?

從北加州海岸線決定轉往內路,開始走一段都是紅木大樹的森林區。雖然,往來的車輛頓時減少了許多,但是路況甚好,所以陶媽很快樂。一起旅行這麼多年,才摸出她的習性,每次要去一個地方,她的第一句話都是「有沒有樹?沒樹不去!」還真是特別。

這條路中間有一段正在修路。所以老遠就有一個人,拿著一面是 「STOP」,另一面是「SLOW」的牌子,一站就是一天。隨時用無線電與另一方聯絡,決定是「SLOW」的過去,還是「STOP」。 在美國公路上,只要修路時,從事這種工作的大半都是女孩子。可能是這工作需要的是耐力,不是體力。忽然想到,為什麼在美國沒看過像我們台灣到處都是的穿著破雨衣,戴著安全帽的半身模特兒人形,搖搖晃晃的在指揮交通呢?在大陸也有不少,不過是水泥實心的,看起來挺兇,但不會動。日本也有,臉畫得看來有點像卡通版馬英九。像我們這種穿雨衣的還真不常見。尤其是有的肩上裝了兩個會轉的燈,一陣風吹來,雨衣下還露出殘缺不全的鐵架,真的是有點嚇人。

陶爸說:總覺得我們的交通號誌及相關設備有重新檢討的必要,起碼也要統一才是。我們常常喜歡畫蛇添足,交通號誌主要是給開車的人在最短的時間中就要看到才行,因為開車時,沒有時間念一大篇文章或與交通無關的任何訊息。最近看到一個「真歹勢!我們又在挖路啦!」更是令人噴飯。你不能就趕快挖路,挖完我們好走就行了!下面還有好幾十個字解釋為什麼挖路。還好我沒看,要不然就撞到工人啦!老美堅持用真人管交通,我想應該是他們覺得只有真人在碰到特殊狀況時,才知道如何應變。我們的雖然省錢,省事。但是那一天被撞倒了,它躺在地上還搖啊,搖的,也挺可憐的。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