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向高第致敬的建築

每個來到巴塞隆納的人,都會被安東尼高第的建築所征服,他們穿梭在米拉之家的奇幻屋頂、巴特羅之家的詭異陽台,以及聖家族教堂的巨大柱林間,瞠目結舌的發出讚歎聲;那些穿戴盔甲的星戰士兵,融岩般的教堂尖塔,滿是鱗片的龍脊屋頂,莫不讓人著迷佩服!

不過,安東尼高第在當年並非像今天這般飽受推崇,反倒是受到建築界的批評諷刺,連現代建築大師柯比意也曾批判說:「高第根本就是巴塞隆納的恥辱!」

如今巴塞隆納的恥辱居然成為了巴塞隆納的榮耀!甚至是巴塞隆納的吸金利器,這應該是柯比意當年所無法想像的。

巴塞隆納當地人認為,他們的城市十分開放自由,因此,才能包容像安東尼高第這樣怪異的建築想法;如今這座城市也吸引了許多充滿創意的外國建築師前來,為巴塞隆納貢獻出更多建築奇想,設計台中歌劇院的日本建築師伊東豐雄(Toyo Ito)正是其中之一。伊東豐雄在他的著作「衍生的秩序」一書,提及西班牙人非常重視「義理人情」,這是在日本很難感受到的人情味深度 。他在巴塞隆納至今已有二、三座建築作品(包括2002年競圖得獎的巴塞隆納國際展示會場 FIRA de Barcelona),而位於感恩大道上的Suites Avenue Apartment旅店,正好面對高第的建築作品米拉之家。

米拉之家因為其建築立面有著厚重石材,因此又被暱稱為「採石場」,不過,其石材立面居然呈現出海浪波濤起伏的曲線,令人感到暈眩!而陽台纏繞蜷曲的鑄鐵構件更有如波濤中漂浮的海草。

超現實主義畫家達利見了驚為天人,他認為安東尼高第的米拉之家十足是所謂的「超現實主義建築」,因為他讓石材建築呈現出海浪般的波湧,這種改變材料本質的手法,正是超現實主義擅用的手法之一。

伊東豐雄位於米拉之家對街的旅店建築,似乎有意向大師致敬,他以波紋狀的金屬板條,塑造出起伏的立面,與米拉公寓的石材波浪相互呼應,成為感恩大道上令人矚目的建築之一。事實上,伊東豐雄這幾年所研究的生物構造建築形態,與安東尼高第當年從大自然中尋找靈感,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