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重披戰甲的貴族旅店

2013/04/11

LINE分享 FB分享

它是曾經輝煌的百年貴族,沒落一時,如今又重新整裝上騎,姿態依舊古典高雅,且多了融合現代設計的內涵。

我以前經常到倫敦的攝政街附近,但從不知道Café Royal的存在,甚至多數guide book都沒談到它,這棟位於街角一隅的古老建築像是被世人遺忘一般。

然而它卻有一段不平凡的歷史故事:一八六三年時,名為Daniel Nicholas Thévenon的法國酒商為了躲避債務,只帶了五英鎊就改名為Daniel Nicols遠避至英國,在倫敦攝政街(Regent Street)東山再起,建造一棟傳奇性的建築,並於一八六五年在其中經營起餐館Café Royal。此處在十九世紀末時,已經是世界最佳酒窖的所在地之一,更是倫敦社交名流們聚會的基地, 它那多台階列柱式的外觀設計,在當時算是相當新潮,見證無數上流社會的衣衫鬢影,觥籌交錯的場面。許多經典藝術家們富有深意的對話(或醉話),都是在這裡被激發流傳。

只是隨著倫敦發展的物換星移,Café Royal和它的所在地逐漸失去往日光輝。

直到二○○八年被The Set收購後,整棟建築物才靜靜的由大衛.奇普菲爾德(David Chipperfield)這個老建築重塑的高手注入二十一世紀設計新意,並保留古典靈魂,在二○一二年底以旅店新身分重生,不僅規模更寬大,也為這個區域燃起新生活力,重振老街上流品味。

當然,我不可能只帶著五英鎊就入住Café Royal,可以預期這間位於倫敦心臟地帶的旅店的房價只會水漲船高。幸運的是,我在今年二月中它剛剛soft opening(試營運)時,就以三百一十英鎊的優惠價錢入住,還附贈了一瓶免費招待的高級香檳。這種「便宜」,恐怕往後就成這建築歷史的一部分,再也回不去了。

在這裡,每個旅店員工便會用我的名字打招呼,讓人備受尊寵。就算我不是什麼VIP客人,其中一位員工還是大方的帶著我到處參觀,從他的神情就可以感受到他對於這個旅店的熱情,像是很驕傲的向人們展示珍貴的家族寶藏。

旅店的電梯很厲害,外面先是兩扇左右電動開啟的門,然後才又是一層標準電梯門,樓層顯示是用老式時鐘般的指針。我就算是沒事,也玩心大發的上下樓搭個幾趟,想像門一開便是十九世紀高帽蓬裙的派對場景,亞瑟.柯南.道爾爵士(Sir Arthur Ignatius Conan Doyle)筆下的偵探福爾摩斯,正向我迎面走來。

晚上六點之後,旅店的香檳吧The Grill Room才會開放。這裡的dress code相當嚴謹,必須是「celebrative and sophisticated」(隆重而具深度的),像是去參加皇室晚宴般,我強烈勸告到此千萬不要穿紅色或金色禮服,因為妳絕對比不上這裡天花板那高貴的純金色,和沙發典雅的紅還要漂亮,所以別自不量力。而Café Royal餐廳The Domino的天花板,甚至還保有十九世紀的繪畫原貌。

若不想如此費勁盛裝,旅店街角處有個對外開放的茶室,鋪設了如夢似幻的黃色紋理大理石,絕對可以成為絕佳的電影場景。櫥窗上則擺著誘人的爐烤麵包,吸引許多路人駐足聞香,或乾脆進去在那優雅的環境下喝杯下午茶,而後才意外發現原來茶室後面,其實還藏著個風光更令人驚豔的旅店。就算再也住不起Café Royal高昂的房間,我日後到倫敦,還是會到茶室來解解對它的思念,當一時現代貴族。

店家資訊_皇家咖啡旅店Café Royal

地點:英國,倫敦
網址:www.hotelcaferoyal.com
電話:+44(0)20 7406 3333
價位:約新台幣14,080元起(以旅店最新公布房價為標準)
入住房型:Portland Deluxe Room 411

小檔案_張智強(Gary Chang)

出生:1962年,生於香港
經歷:創辦EDGE 設計公司。香港首位獲邀參加義大利威尼斯國際建築雙年展建築師, 飛利浦(Royal Philips)公司簡約形象(Simplicity)全球五人顧問團之一。
作品:北京「長城腳下的公社」旅館項目《箱宅》、二十四變自宅、為Alessi《Tea&Coffee Towers》所設計的「功夫」茶具等。
著作:《my 32m2 apartment》(我的32平方米之家)、《Hotel as Home》(旅店如家)

關於這篇文章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