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只可遠觀

多年前在奧地利旅行時,曾搭船遊多瑙河,一路上兩岸風光明媚,而且還經過一些斷垣殘壁的古堡,人生不過如此,心中有點唏噓。

忽然看到遠方河畔有一小鎮出現。有一座淺藍色的教堂尖塔立在河邊。趕緊拿出相機照了不少相片。跟陶媽說︰「這個小鎮一定很美,以後再來奧地利,一定要到這個小鎮看看!」今年再訪奧地利,特別打聽如何到這個小鎮,雖然有點麻煩,但是不差這點功夫。二老一早就搭火車前往杜恩斯坦(Durnstein)。下了火車,再轉巴士,巴士站就在火車站旁,上車後,看跑馬燈要在哪站下,因為上面有三個杜恩思坦站名,有位乘客一眼就看出我們的問題,站起來指向跑馬燈上的一個站名跟我們比畫了一下。我們感激的一直謝他。臨下車時,他又回過頭來跟我們笑笑,表示到站,我們急忙再謝過他,才下車。

小鎮還真不大,只有一條街。因為是一早,且此地並非有名景點,所以沒有什麼人。我們最喜歡這種寧靜、自然、隨意的旅遊方式。陶媽是我的藝術指導,只要她覺得美的地方,她就會跟我比個手勢,我便按照她所指示的角度及遠近按下快門。真不曉得她為什麼自己不帶個相機?快樂的時光過得最快,一下子,就要到中午啦!此時才想起,還沒去照那個淺藍色的教堂尖塔,只不過怎麼也找不到。後來,才在一個小巷中找到教堂入口,進去後才發現要照尖塔,非要在河上才可能照到。

陶爸說:古人云,「只可遠觀,不可褻玩焉。」還真的是有道理。站在塔下,往上照了一張,看起來還真是沒有什麼好看,還不如我一早照的街景有意思。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