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媽媽的味道

2014/01/09

LINE分享 FB分享

在伊斯坦堡的一個晚上,我們看完旋轉舞以後,看看時間還早,而且旅館也不遠,決定步行回去。途中,看到一家小餐廳裡面,有位婦人正在認真的擀著餅皮。

灶上烙著的,是像極了我們的韭菜盒子的一種半月形餡餅。我停下腳步,在窗外入神的看她慢慢的擀皮,慢慢的在麵皮上均勻鋪上一堆綠色的餡料,再將麵皮對折捏合。雖然並不是韭菜,而是菠菜混合了起士,但是怎麼看,都像是我媽做的韭菜盒子。尤其是灶上一點油都不加,韭菜盒子直接放上去乾烙,更像是媽媽的做法。

記得小時候,冬天時,母親常常作韭菜盒子。先用溫水和麵,再擀皮。內餡則是韭菜切丁,加上炒過的蛋和泡軟的粉絲段,偶爾還會加上一點蝦皮。然後一個個放在平鍋裡,用小火慢慢的乾烙。等兩面都稍有點焦黃以後,就完成了。

我們全家則坐在廚房的小桌子邊,等母親用鏟子一個個鏟出來,放在桌上的盤中。沒一會兒功夫,我們就都把它們給解決啦!每次母親準備的餡料,似乎都不夠。所以剩下的餅皮,母親只有把它們往料盆的邊緣抹抹剩下的油汁,就在鍋裡烙啦!而她幾乎每次都是吃裡面沒剩什麼餡的盒子,但是她還是很高興,因為我們喜歡她做的盒子。雖然幾乎是全素的,但是一家人吃的津津有味,這可能就是媽媽的味道吧!

陶爸說:媽媽二十多年前過世了!走的平靜安詳,就像她這一生給我們的印象一樣,永遠以父親和我們為主。而且我們從來沒看過她大聲講話過。但是每次當我看到賣韭菜盒子的店鋪,似乎,又可以看見母親專心在廚房中,靜靜的烙著韭菜盒子的背影。那晚,我並沒有進去那家餐廳,叫個土耳其盒子試試看,可能是不想破壞母親的韭菜盒子在我心中永遠難忘的味道吧!

關於這篇文章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