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交集

要決定跟小兒子一起去非洲看動物大遷移,是件有點矛盾的事。第一,我知道這機會很難得,好像這是一生非要看一次的景觀,但是顯然會很辛苦。第二,老婆沒興趣,她不去,我又很少跟別人一起旅行。第三,我並不是那麼愛看動物,尤其是要看成千上萬的動物。

其實我照相對人遠比對動物有興趣,不過我還是跟著兒子去了!一連看了十幾天的動物以後,我還是分不清楚花豹和獵豹有什麼不同,就連渡河的那數十萬隻既像牛,又有點像長角羊的動物到底叫什麼?我還是搞不清楚。旅途最後好不容易的到了坦桑尼亞的薩辛巴小島,這個全是黑人,但都是回教徒的島上,除了人以外,幾乎看不到野生動物,我終於可以照人啦!雖然顏色黑了一點。我並不是不喜歡黑人,可是黑人真的是比較不好照。尤其是光線不足的時候,再加上我的技術又不好,每次照相時,除了牙齒外,五官都不太容易分得清楚。

一早跟兒子在街上找景。兩個人雖然都喜歡照相,但是喜好還是有所不同。我找到景時,幾乎已開始想題目及故事了!他則很隨興的東一張、西一張。偶爾兩個人可能會發現同樣喜好,但取角度又有所不同。此地的老百姓還挺友善的,所以大半不會因為你拍他,惹得他不高興。偶爾被發現在拍他時,就趕快露出一個友善的笑容給他看,大半他們也會回以笑容。看到一個早起的人,正推著一台車從我面前經過,舉起相機就來了一張。兒子則在我左方對著右方的牆壁,專心的不知道在照什麼?只好把他也入了鏡。

陶爸說:回來以後,再看看這張相片時,猶豫了好久是否要把兒子裁掉,最後還是決定把他留了下來。就算是在那一刻,我們父子透過相機還是有了交集。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