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如果之地

來到紐約最想看的景點,就是「永遠的草莓園」,這個約翰藍儂被槍殺後,他的妻子小野洋子在中央公園一角出資整修紀念他的地方。「永遠的草莓園」是約翰藍儂年輕時所寫的一首歌,內容懷念小時候姨媽帶他到救世軍舉辦的園遊會往事。二老曾到利物浦的救世軍舊址看過,不但沒看到草莓園,而且荒蕪一片。

約翰藍儂在披頭四解散後,與小野洋子定居紐約中央公園旁的達可達大廈裡。一九八○年十二月八日,他在住宅門口被一名精神異常的年輕人槍殺而亡。當年他的死訊對年輕人來說,可說是比世界大戰還要嚴重。

一早搭地鐵來到此處,找到這個紀念他的地方,最初還不敢相信就是這裡,但問了公園裡掃地的人,確定後心中還真有點失望。因為它就在一處三岔路口的地上,一個用馬賽克鑲成圓形圖案,中間有個「Imagine」字的地方。這是他最為大家熟知的一首歌,一般中文翻成〈想像〉,我倒覺得〈如果〉或許較口語化。歌詞大意是說,如果世人能不分宗教、不分種族,沒有戰爭、沒有貧窮,大家快樂的融合在一起那有多好。尤其副歌更是令人感動:「你可能覺得我在做夢,但我並不是唯一做夢的人;我希望有天你會加入我們的行列,那麼這世界就會真正成為一體了⋯⋯。」如果真能做到,那就真的太好了!然而「物競天擇,適者生存」幾乎是永遠不變的道理。他的想法多少延續了他的嬉皮精神,而且有點商業氣息;披頭四終究在解散以後,相互競爭仍舊存在。

陶爸說:紀念約翰藍儂的「永遠的草莓園」裡沒有草莓也就算了,為什麼要寫個Imagine呢?既然寫了Imagine,那為什麼不就乾脆把它稱為「如果之地」?不過,這是他老婆花錢整修的,誰出錢,誰說了算!一早,此地冷冷清清,只有一個流浪漢在板凳上打盹。或許,他夢中正在想著:「如果現在有人能給我一個麵包,那該有多好!」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