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Columnist

一位穿著紅襖的大姑娘,正站在板凳上擦拭貨架。姑娘身上的紅,與商品的紅相映成趣,可說是我在朱家角看到的唯一風景。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朱家有女初長成


江浙人可能對江南水鄉沒什麼興趣,因為這就是他們的生活方式,但是對於外來遊客可就新鮮啦!尤其是對同文同語的台灣人來說,所有關於水鄉的歷史典故,不見得比當地人陌生。畢竟,我們從小讀的歷史地理,大半都以大陸為主。

到上海旅遊,大多也會到附近的水鄉古鎮走走。陶爸在早年剛開放大陸觀光時,也曾到過周莊一遊,但到了那兒只見一大堆人群,完全感覺不到水鄉之美。尤其每家店都在賣紅燒蹄膀,可真正買的卻沒有幾個。看著那些蹄膀個個油亮油亮的,心中不免起了疑惑:「為什麼它們都不用放進冰箱?」雖然每回去到上海,都會挑一、兩個沒去過的水鄉走走,但其實全都大同小異,因為幾乎都有居民在裡面生活。人也都是現代人,與上海裡的小弄堂差不多,沒有什麼特別的。

後來我學聰明了,一早不到六點就出發,等到抵達水鄉時,連門票都省了。而且家家戶戶剛起來,拆門板的拆門板、生爐子的生爐子,在河邊洗臉、刷牙、洗衣服、倒馬桶的都有,那才是真正的水鄉生活! 朱家角離上海僅約一個小時車程,抵達時還不到七點,幾乎沒有遊客,我便待在五孔橋旁等太陽出來,順便拍拍出外上學、上班的居民從橋上優閒經過,也算不虛此行。河的兩岸掛了一大堆紅色燈籠,第一次看到時還挺新鮮的,但看多了,就覺得有些俗氣。

瞧瞧時間也差不多了,便起身到街上走走。有些店鋪剛剛開門,賣些早點什麼的,可能都是做在地人的生意,所以看到我這樣手拿照相機的遊客,全都沒有搭理我。有幾家店鋪開始拆門板,看到門板上方都有編號,店家一片一片將它拆下擺好,這樣晚上裝門時,只要按照號碼依序擺放,就不必擔心裝得不整齊了。

陶爸說:幾乎每家藝品店都賣著相同的類型紀念品,實在沒有什麼特色。忽見其中一家店裡,一位穿著紅襖的大姑娘,正站在板凳上擦拭貨架。姑娘身上的紅,與商品的紅相映成趣,可說是我在朱家角看到的唯一風景。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