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見證人類輝煌年代的古代遺址

早期列名的世界遺產,有許多與人類相關的著名歷史現場,雖已成殘跡,卻曾見證人類輝煌年代。我經常走訪這些場域,穿越時空,暫回到美好過去。

這些案例中,我特別鍾情西臺、希臘與波斯等已褪色的古文明,雖雙腳踩踏滿布裂痕之地,只要有充足的想像,便可遨遊不同文明曾於此處叱吒風雲的歲月。

西元前十九世紀中葉,西臺原是幾個小部落;西元前十七世紀中葉擴大版圖,建立西臺帝國並遷都哈圖薩(Hattusha)。此後,西臺帝國在安納托利亞高原與西亞的歷史上浮沉。

西元前十五世紀末至西元前十四世紀,人口超過兩百萬,發展鼎盛,西臺帝國與古埃及戰爭不斷,最後締約成為同盟,採和親政策,將西臺公主嫁給埃及國王拉姆塞斯二世(Ramesses II),淡出歷史舞台。

雖然史家對西臺王國滅亡之因爭論不休,但從哈圖薩帝國首都遺址宏偉的城市結構及寺廟、皇宮與獅子門等建築裝飾,就可遙想當年國勢,體現對安納托利亞及西亞城市的影響。

在意識到西臺帝國在歷史上的重要性後,一九八六年世界遺產委員會以哈圖薩:西臺首都(Hattusha: the Hittite Capital)將其列名,是最早成為世界遺產的人類城市之一。

西元前四八○年,波斯國王澤克西斯一世(Xerxes I)率軍遠征希臘,波希戰爭喚醒自負的希臘人,雅典自居領導之位,組成提洛聯盟,於西元前四六五年擊退波斯,以重建因波斯掠奪而荒廢的衛城為最高目標。

受政治家貝利克里斯(Pericles)號召,自西元前四五○年左右,於雕刻家菲迪亞斯(Phidias)監督下,於聳立在城市中心的白特利肯山大理石上,興建了三個神廟和一個大門之建築群,成為古典希臘文化最完美之建築傑作,象徵雅典最光輝的時期。


貝利克里斯將衛城完全奉獻給神,其中供奉陽剛女戰神雅典娜帕特嫩(Athena Parthenos)的帕特嫩神廟(Parthenon)是為焦點,尺度上超越任何神廟。在陽光下大理石更是典麗矞皇,奪目於海上船隻。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