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全力以赴 認真扮演每一種角色阿拉斯:成為世界上最獨特的人

身兼多職的阿拉斯,是戲劇老師、舞臺劇演員、駐唱歌手、甜點師傅,擁有多重身分的他,全力以赴、認真扮演好每一個角色。

來自屏東霧臺鄉好茶部落的阿拉斯(本名:柯旭恩),父母都是魯凱族。「小時候覺得自己好像住在聯合國。」阿拉斯的父親來自屏東好茶部落、媽媽來自高雄茂林部落,2 個部落都有著阿拉斯的童年回憶。

部落生活 學會平常心看待人生

「你在喝豆油嗎?」有一次,阿拉斯的外婆看見他在喝可樂,誤以為玻璃瓶裡面的黑色液體是醬油,語帶關心地詢問他。阿拉斯的部落生活,有許多好玩的故事和回憶。「日常生活的每一件小事,都會因為族人幽默的個性變得十分有趣。」阿拉斯認為自己樂觀的個性,和小時候在部落長大有很大的關聯。

我們以平常心看待生活,也尊重每一件事情的發生。」就像是八八風災淹沒了好茶部落,所幸部落族人都提早撤離,沒有人受傷。雖然家園被風災摧毀了,他們就遷移至新的地方,重建好茶部落。阿拉斯的父親當時是鄉民代表,對於部落的各項事務都非常熱心,協助村民撤村、重建新的部落,讓阿拉斯看在眼裡十分感動。

部落的成長與生活經驗,讓阿拉斯從長輩的身上看見樂天與知足,就算是經歷嚴重的天災,他們也不怨天尤人,而是以平常心面對人生的不順遂。因此,阿拉斯在求學和工作的過程中,就算碰到難題和不開心的事情,他也能心平氣和看待,同時找出解決的方法。

每個人都很特別 都需要被尊重

國小3 年級的時候,阿拉斯開始到屏東市區的學校就讀,他成為班上少數的原住民族學生。他記得剛轉學後不久的考試,他考了第一名,和第二名的同學僅有1 分之差,然後老師就拿著他的考卷仔仔細細重複檢查。「難道我沒有資格得到第一名嗎?」老師的這個舉動讓他的內心覺得有些受傷。

國中畢業後,阿拉斯考上高雄中學,報到那一天,學校的承辦人員看著他說:「是因為原住民身分加分,你才有機會進來雄中。」因為原住民族身分,阿拉斯曾經遭遇過許多不禮貌的對待。他認為,每個人的存在都很特別,都需要被尊重

阿拉斯提起就讀國小5、6 年級時,班導師都會利用放學後的課後輔導,分享許多人生經驗,並且教導他們待人處事的態度。有一次,他和幾位同學都要搭老師的便車,結果每個人都自動往後座入坐。「搭朋友的便車時,一定要有一個人坐在前座,不可以把朋友當成司機。」班導師從日常生活的例子,教導他們要貼心、要懂得尊重每一個人。已經隔了許久的陳年舊事,至今仍深深烙印在阿拉斯的腦海中,也讓他學會尊重別人就是尊重自己的道理。

遇到困難 勇敢面對積極解決

畢業於國立中山大學劇場藝術學系的阿拉斯,非常喜歡表演,最大的夢想就是站上舞臺。「有一段時間,很想要演舞臺劇,始終苦無機會。」看著許多同學都在劇場界有很好的發展,阿拉斯卻一直找不到可以發揮的舞臺,於是他轉往原住民族電視臺從事幕後工作。

「遇到事情就去解決它。」雖然追逐夢想的過程並不順遂,阿拉斯並不認為那是人生的挫折。個性開朗的他,每一次遇到困難就會想辦法解決。劇場表演這條路走不通,就換一條路走。在電視臺工作的時候,有一個節目臨時找不到原住民族來賓,於是阿拉斯就擔任救火隊上場。因為擔任幕後工作的關係,讓他非常熟悉電視節目的製作流程和需求,所以當他第一次站上幕前的時候,就知道擔任來賓應該如何做出最佳的表現。

後來,阿拉斯有機會進入劇場當演員,可是受限於外型因素,每一次演出的角色都被設定成甘草人物或是丑角。「這個角色只有我能做,就認真地做好演出。」阿拉斯用正面的角度思考,每一場表演都全力以赴。

全力以赴 認真扮演每一種角色

喜歡表演的阿拉斯,只要有表演的機會都全力以赴,讓每個角色都能有最佳呈現。(圖片提供:零捌玖舞蹈工作室)


現在,阿拉斯除了擔任劇場演員之外,也在華岡藝校擔任戲劇指導老師、拍攝網路影片等,工作內容相當多樣化。阿拉斯說,不同的工作可以累積各種經驗,遇到問題的時候,想辦法面對和解決,未來就能用最佳狀態迎接挑戰。

※原文出自《臺灣原YOUNG雙月刊》No.84期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