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藝術品充當路標的跳島遊

我漫步小島上的崎嶇山路、蜿蜒小徑,找尋散布島上四處的藝術作品。我每日搭船登島,先按照「瀨戶內國際藝術祭」(Setouchi Triennale)作品指示圖,規畫行程,再按照藍底白字的藝術品指示路標,尋找散布島上不同地方的藝術品。

一個路標接著一個路標,一個藝術品接著一個藝術品。當我專注搜索地圖上的藝術品位置時,不經意一轉身,可能就面對著一項戶外裝置藝術,或一不少心就擦身錯過心儀藝術家的作品。

我喜歡這種有意無意間的發現,猶如每年八月於蘇格蘭舉辦的「愛丁堡藝穗節」(Edinburgh Festival Fringe)的氛圍:「……絕大多數表演不在正式演出場所,而是街頭免費表演。只要是空間,就可能有演出:公園、公車站牌、大樹下、陽台,甚至廁所,都可能有不期而遇的驚豔演出。」

瀨戶內國際藝術祭的藝術作品指示圖,就如同是旅人的路標,指示遊客漫遊島上的每個角落。當你在藝術祭護照上蓋滿每個藝術作品的觀賞章,就等於是環島遊一周了。

島上漫步,需要體力,但沿途景觀千變萬化,樂趣無窮。道路兩旁是種類繁多的不知名野花、雜草、漿果,耳際不時傳來蟲鳴鳥叫;零星出現的農舍、菜園、田埂,點綴大地一片色彩繽紛。當下,我驚覺藝術品似乎是扮演導覽的路標角色,指引旅人探索周遭自然環境及人文景觀。

跳島飽覽水上風光

我每天從港口搭渡輪,在島嶼間跳躍旅行,飽覽瀨戶內海的水上風光。星羅棋布的大小島嶼,各有其獨特的風貌。

例如人口只有一百六十餘人的男木島,居民屋建在山坡上,彎曲的羊腸小徑,上上下下的石板路,若非沿路指示藝術品展示地點的路標,必然迷路。但是,無論左彎右拐、上坡下坡,三不五時總能看到海。男木島四處散布的藝術展品,還有微小咖啡店、茶室。這是一個似新北市瑞芳區九份般迷人,又更易迷路的小島。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