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智慧手機裡的博物館異想世界數位轉譯 橋接藝術與科技

蔡倫造紙,得以書寫並傳遞知識;貝爾發明電話,線路串起了人際通聯。然而快速進入電子時代之後,一切都被顛覆了。或許蔡倫與貝爾一生都不曾想像過,書籍與電話可以產生連結,有一天人類竟然可以使用行動電話輕易遨遊書海!

「這就是內容與科技的整合橋接。」


在博物館界,近年來不時可見應用AR(擴增實境)或VR(虛擬實境)等新科技來布展,或是吸引觀眾的目光。中國科技大學互動娛樂設計系助理教授施登騰表示,將博物館內容與數位科技進行整合,就是「數位轉譯」的概念。

數位敘事 以科技導入內容

智慧手機裡的博物館異想世界

臺南市美術館首次展出結合郭雪湖原作與數位科技之最新創作《望鄉三態》VR 作品。(郭雪湖基金會提供)

博物館內容與數位科技,是兩個截然不同的專業領域。有時候博物館員並不清楚科技可以幫他做什麼,相對地科技工作者也不了解內容是什麼,彼此之間的專業差異,必須倚賴第三方數位轉譯搭起橋梁,才能共同合作,一起發揮出最好的綜效。

智慧手機裡的博物館異想世界

高雄市立美術館展出《宇宙何許》VR 作品重構劉國松的水墨風景,以沉浸式體驗給予觀者躍然眼前的全方位視野。(高雄市立美術館提供)

「對博物館員來說,數位科技應該是可以幫他說出很棒故事的工具,而不只是花費預算去做出很炫的東西而已!」施登騰認為,原本的典藏資料及研究內容,可以透過更簡單的數位敘事方式與觀眾對話,同時讓觀眾深入後設資料庫去探索。「數位轉譯的工作是負責撰寫數位腳本,他知道技術能應用到什麼程度,例如kiosk(多媒體服務機)能放什麼內容?是否要用AR或VR呈現,或者以QRcode(快速響應矩陣條碼)或RFID(射頻辨識)就可以解決?臺灣有很多很棒的數位典藏資料庫,如果由懂得科技藝術的專業人員或團隊來協助導入內容,很多東西會變得非常好玩。」

直覺應用 引領深度探索

數位典藏資料庫如同一座座寶山,寶山若不動,你要如何向它走去?施登騰表示,「以目前行動電話的普及程度,智慧型手機就是最好的載具,我們稱為BYOD(Bring your own device),每個人帶自己的設備進來,這樣展館的硬體就不用建置太多。」

在展場中,展品往往只有一個小小的標示牌,註明品名、尺寸、年代或材質,如果想要了解更多背景資訊,最簡單的方式就是讓觀眾使用手機APP拍照或掃描QRcode,直接連進數位典藏資料庫看到更多內容,「就像是口袋書的概念,比傳統的單向式語音導覽更為便利。」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