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化為海女、歸魚的逆流守護者偕搖滾乘風破浪─漂流出口

漂流出口Outlet Drift是臺東阿美族的民謠實驗搖滾樂團,由巫尚.碧海(Wushang Pihay)、布妲菈.碧海(Putad Pihay)、林肯(Kurt Ken)組成,曲風融合臺灣原住民傳統古調與西洋搖滾樂。身為都市原住民,他們用創作開闢認同的道路。

搖滾現場總是一片混沌的寒鴉色,但漂流出口可不一樣,華美的霞帔飛盪絢爛的穗子,節奏一波波地衝,豔麗的浪也一道道地湧。來自臺東阿美族的漂流出口,演出時固定穿著傳統服飾,主唱兼吉他手巫尚.碧海說:「植物染是最天然的,純手工代表有感情,傳統在不同時代也有不同的設計變化。我想用服裝表示用古老智慧實踐生活,我內心的靈魂依然在成長。」

漂流出口

團員:巫尚.碧海(Wushang Pihay)、布妲菈.碧海(Putad Pihay)、林肯(Kurt Ken)
族別:阿美族
出生地:臺東比西里岸部落
重要經歷:
2011年巫尚.碧海與布妲菈.碧海、林肯共同創立No Use樂團(漂流出口前身)
2015年以《逆游》入圍金音獎最佳搖滾專輯
2017年赴加拿大多倫多參加加拿大音樂週
2018年《最大的年代》獲金音獎最佳搖滾單曲
2020年巫尚赴美國新墨西哥州參與Parse Seco藝術家駐村計畫


都會原住民的無盡漂流

巫尚每逢談起妹妹,亦即貝斯手布妲菈,總是喊她乳名「阿妞」。碧海家第4代出身比西里岸(Pisirian,放羊的意思)部落,兄妹倆童年不時搬家,也曾長期分隔不同城市。巫尚說:「我是隔代教養,住部落時,每天一大早跟著外公出海收網。外公非常守護家,很榮幸可以繼承他的名字。」

團名的「漂流」指涉四處遷徙的身世背景,刻劃出都會原住民的生存挑戰。「都市跟部落是完全不一樣的事,部落雖然生活節奏慢,對認真要做的事還是會講求效率跟完美,如豐年祭會提前1個月出動全部族人籌備,每個階層該做的事都會處理好。」阿美族劃分階級訂立不同年齡該學會的技藝,其用意是感謝。

化為海女、歸魚的逆流守護者

巫尚.碧海(右)、布妲菈.碧海(中)兄妹與表弟林肯(左)組成漂流出口,透過歌詞與旋律唱出都市原住民的心境轉折。


放逐詩人從搖滾找出口

難以傾訴的悲愁後來都化作斑斕的筆觸和音符,巫尚具繪畫天賦,國小每年榮獲繪畫比賽前3名,夢想當畫家。國中時開始接觸各類型音樂,偶像是麥可傑克森,也跟著表哥學吉他。退伍後,他用第1個月的薪水買吉他,也起了組團的念頭。2011年找阿妞跟表弟林肯組No Use,也就是漂流出口前身。

起初,他們模仿90年代青春龐克,受T.C.R.C Live House老闆沈士傑影響,轉向油漬搖滾、重金屬發展,曲風也受Disco、Funk、Psychedelic影響。漂流出口的名聲日益響亮,2017年參加臺南貴人散步音樂節後,獲得英國Focus Wales音樂節的邀請,順道安排英國、西班牙Primavera Sound春之聲音樂節、荷蘭momo Festival與德國的巡迴演出。「國外觀眾反應熱烈,高評價讓我們也嚇一跳,好像作夢一樣!」

化為海女、歸魚的逆流守護者

透過一首首音樂創作,漂流出口讓更多人知道原住民族音樂的各種可能性。


認同是需要時間學習的

巫尚22歲時開始強化自己的身分認同,是聲音藝術家蔡安智鼓勵他鑽研真正的原住民族音樂,而致力傳承部落文化、發展經濟的比西里岸部落青年會,也刺激他關懷公共議題。從語言到音樂,主動學習的過程其實很艱辛。「小時候說母語會覺得羞恥,長大後沒辦法溝通,老人家想要交代事情,年輕人聽不懂也沒辦法幫忙,溝通有道無形的牆。」

除了大量翻閱資料文獻,擔任主唱的巫尚和布妲菈也向部落耆老請益母語的發音方法、唱古調的情緒表達和肌肉運用、歌謠故事⋯⋯等。「原住民唱歌用很多虛詞,阿美族最有特色的技巧是複音,男女生同時唱不同的節奏跟旋律,並在尾奏連結在一起,相當特別。

化為海女、歸魚的逆流守護者

《海女》是漂流出口3位團員共同創作出的專輯,其中〈海女O Fafahiyan No Riyar〉一曲訴說著海洋之母的生命與能量。

相偕海女回歸與山海共演

2015年,漂流出口推出首張專輯《逆游》,曲長超過22分半的〈歸魚〉呼喚離鄉背井的族人回家,中間穿插在都蘭茅草屋錄音的環境音,後半段改編自古調。2020年9月發行籌備2年的專輯《海女》,宣告發展出自己獨一無二的曲風,3位團員在這張專輯都貢獻出自己的創作,並運用傳統樂器旮亙,封面亦由巫尚繪製。布妲菈創作的〈海女O Fafahiyan No Riyar〉以「海」象徵母親和故鄉孕育多元生命,並變化無限;而海女則是疏離的都市原住民族第二代,歌詞表達直接、強烈。「阿妞的鼻音共鳴與旋律一直在變,氣氛像漂流在海底的感覺。大海充滿生命與力量,人類常忘記自己的渺小。」

化為海女、歸魚的逆流守護者

「全球原住民族都面臨土地與文化危機。我想跟所有推廣原民文化的人說聲謝謝,學母語最重要的方法是去說,所以音樂很重要。」他在左腳踝刺了2道浪象徵生命與伴侶,貴人的話他都放在心中,也感謝小時候的自己,想告訴小巫尚:「你做得很好,我引你為榮。」

族語小辭典

cidal 太陽(阿美族語)
O cidal ko sapipawali niyam to panay.
我們靠太陽曬乾稻穀。

dadaya 晚上(阿美族語)
O dadaya ko kalisafonan no kasaselal.
年齡階級在晚上聚會。

※原文出自《臺灣原YOUNG雙月刊》No.88期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