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有正義香味的反貪腐肥皂在探索的路上

上個月搭乘金鷹列車,從莫斯科出發跨西伯利亞到海參崴,十五天訪俄羅斯和蒙古九個城市,印象最深的並非蘇武牧羊的「北海」貝加爾湖,而是蒙古一位小名芭喜(Baghi)的女導遊。

芭喜本名Battsetseg,蒙文意思是「堅韌的花」。和她相處短短一天下來,我對蒙古的刻板印象徹底翻轉。芭喜大學主修英文,曾任記者,一年半前運用蒙古畜牧資源推出自創有機肥皂品牌Gilgerem,讓她除了導遊,還有女創業家的身分。肥皂事業雖在起步,但首創加入駱駝骨髓的手工皂相當成功,戈壁沙漠中牧民傳承的經驗智慧,成了她最大的靈感來源。

因創業的過程與經驗,讓她更深刻體會自己深愛的國家問題重重。我們搭車穿梭因燒煤而空氣嚴重污染、滿街「髒」車的首都烏蘭巴托,沿途她對我的疑問總是直言不諱,勇於針砭時弊的態度讓我好佩服。比起致命的PM2.5,蒙古的貪腐嚴重更讓她深惡痛絕,慧黠的她設計一款「Clean Hands」的「反貪腐肥皂」,訴求其正義香味可洗淨社會上的貪婪與賄賂。

另一個嚴重問題則是家庭暴力。過去幾十年來蒙古男孩一成年就被叫回家幫忙放牧,反而是「幫不上忙」的女孩被送去念大學,以致於現在的蒙古女性學歷高於男性,價值觀的落差讓適婚女性很難找對象。結婚率降低,離婚率卻越來越高,因不念書又熱中摔跤與維持男子氣概的男人,或許連家事也習慣動手腳解決。為此芭喜提出「對策」,將推出新產品「反暴力肥皂」專門「淨化」男人。

條理清晰,言談流露剛毅氣質的芭喜,讓我想起大汗海都的女兒忽圖倫,這個歷史上所向無敵、讓男人顏面盡失的的女摔跤手,據說現在蒙古摔跤手穿的短上衣「昭達格」,刻意敞開前襟,就是為了防範像忽圖倫這樣的女人參賽。蒙古女人勇敢善戰的游牧民族基因或許被壓抑了數百年,但良好的教育總算讓現在的她們既聰明又有行動力,看來蒙古的改革進步得靠她們了!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