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有容乃大精品咖啡三寸之間

從來不覺得喝咖啡要有規矩,只要合口味,開心就好。但三年前在廣播中採訪了長年經營的專家,聊到台灣咖啡的歷史,以及精品咖啡的現況,並提及咖啡加糖加奶的喝法,意外招惹到一群精品咖啡愛好者在網路上的圍攻。當下感到國內咖啡圈各門各派涇渭分明,尤其是精品咖啡的玩家,以高品味掛帥,採高姿態自居,即使我認同淺焙咖啡不適合加糖加奶,卻無法接受因為沒水準所以才這樣喝的種種指控。

之後邀請二○一○年亞洲咖啡大師冠軍,也是Come True Coffee成真社會企業總監莊宏彰上節目,才知道我咖啡喝得太少,也喝得粗心,以致無法具體描述更清晰的感官感受。Come True Coffee是前王品集團副董王國雄所成立,以掛耳精品咖啡包起家,回饋盈餘用於公益。莊宏彰每次上節目都拉著行李箱從台中上台北,搬出各種咖啡專用工具,以看似最便利又沒規矩方法,教我冷泡、杯測、聰明濾杯等,引我走進精品咖啡的世界。

從此味覺訓練天天進行,從每天早上那包掛耳開始,外包裝上標示的柑橘、番石榴、巧克力、紅茶、烏龍茶等風味全在焙豆時所產生,寫得明明白白,但飲用時未必察覺,如同品飲紅酒一般,看你能否抓住它。

最近一年Come True Coffee從網路銷售走向實體店面,一店和二店開在台中和台南,最新一家開在台北,發現莊宏彰玩精品咖啡更為徹底。拿下台灣之光的創意咖啡「杜鵑」,以宏都拉斯中淺焙豆濃縮咖啡對上白桃汁與冷泡洛神汁,酸甜交錯匠心獨運。台北店限定的「花漾瑰蜜」利用乾冰製造浪漫並引出花香,玫瑰花浮沉的雪白奶霜下,將精品咖啡搭配玫瑰蜜棗與荔枝,令我少女心大噴發,另有「橙香威士忌」居然把柳丁汁和精品咖啡成功送做堆。

一陣甜甜酸酸香香之後,忽然很想來一杯最單純的精品咖啡,選中味道深沉,具檀木香的蘇門答臘收尾。喜歡咖啡沒有理由,不具形式,喝了感到快樂、放鬆,不管是酸甜苦澀,真心喜歡才有自由。

小檔案_Come True Coffee台北永康店

地址/台北市永康街37巷6號
電話/02-2358-2826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