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對立與對話開瓶之前

在上海的Bettane-Desseauve葡萄酒音樂晚宴上,巧遇來自義大利葡萄酒第一家庭的蓋婭‧歌雅(Gaia Gaja),隔天早上,她將主持歌雅(Gaja)酒莊二○○六到一九七九年的垂直品飲,但聊的卻是我下午主持的「自然酒本真之味」的酒單。雖然自然酒是現下葡萄酒世界中最熱門的主題,但自然派與非自然派之間卻是少有對話,反而更常見到互相批評。蓋婭‧歌雅就說,她常覺得自然派的葡萄酒受到釀法影響喝不太出品種特性。

這次挑選的,由Raúl Pérez所釀造的Bierzo產區白酒Ultreia La Claudina也許剛好是個開啟對話的良機。這瓶以○‧三公頃單一園La Claudina園中的Godello葡萄所釀成的白酒,確實跟其他同品種的白酒不太一樣。在二千公升大木槽進行二年的培養,卻完全不進行添桶,也無添加可抗氧化與抗菌的二氧化硫,讓木槽中的酒液表面長出稱為「flor」的乳白色酵母菌。

這種經氧化以及微生物培養的白酒,原有的新鮮果香少了一些,卻多帶一些香料氣味以及海潮般的獨特酒香,甚至還有一些類似雪莉酒的乙醛香氣。但重點是這瓶白酒有非常雄渾結實的口感,充滿生命力道,雖然有待時間證明,但幾乎可以確定,跟一般認為自然酒較脆弱的刻板印象不同,應該能有數十年以上的耐久潛力。有此Godello難得的偉大格局,為此品種開創新的可能,是否有品種的既有果香反而不是那麼重要了。

自然派的發展已經越來越多彩多樣了,不再只是強調少添加,同時也帶來更多的自由,像這瓶Godello一樣,在復舊中種下了創新的種子,讓葡萄酒的類型與風味越來越多元。在這樣的新局裡,對錯與好壞似乎已不再重要,強要劃分自然與非自然之間的界線,應該都不及更多的多元對話來得有意義。舉個例子好了,歌雅做為義大利皮蒙產區的生產者,如果能回應因自然派而受到注意的混種混釀傳統,重新思考單一品種的定位,便是一把透過對話互相了解的美妙鑰匙。

小辭典》Godello

原產自西班牙西北部的白葡萄品種,以Galicia自治區內的Valdeorras產區種植最多,也最知名。有不錯的酒體和酸味,頗適合橡木桶發酵培養,可釀成耐久存的白酒,是西班牙最優秀的白葡萄品種之一。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